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Peter SuWeb only 2018-05-31 圖片來源:Peter Su粉絲專頁、布克文化提供
有時候長大是發現,很多事情確實是無能為力的,就像掉到地上的冰淇淋、灑到衣服上的咖啡、選擇背棄你的人,絕了心離開的他和他們。

當你慢慢的適應了生活環境,那些過程變成了平淡無奇的日常,緬懷過去並不能將它召喚回來,只有當逐漸放下過去,你才有機會重新開始。

出發美國前,其實我心裡的感受有些五味雜陳,這是我人生第二次到美國,距離上次來這已是八年前,當時我在南加州工作,放假回來臺灣的時候,遇上了老爸重病倒下,一夕之間,我所熟知的世界全都變了樣。

我的老家在臺東,回到臺北的住處時,第一件事情就是搭火車回家鄉看家人,一如往常的,老爸帶著我和老媽在週末一起去金樽的海港釣魚,那幾天就如我印象中的一樣,兩個男人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釣竿,偶爾聊聊最近發生的事,就像那些看似平淡的日常,沒人特別注意過的一天。

因為這次回來有些事情要處理,所以我也比平時早了一天回臺北,禮拜天清晨,老媽騎著摩托車載我去車站,我望著東部山脈那剛冒出頭的太陽,那是我記憶中臺東的模樣,可能是那看似平凡卻美麗的日常呼喚著我。

我問了老媽:「老爸今天要幹嘛?」「天氣好,他要去釣魚啊。」老媽說。

聽完後,我便繼續望向遠處那迷人的景象。

抵達車站後,不知為何心中冒出了一個念頭,我叫老媽等我一下,轉身跑去櫃檯換了一張最晚的車票回臺北。回來後,我開心的和老媽說:「走吧,我們去陪爸爸釣魚。」

背著一個大背包的我,買了一份老爸最愛的那間早餐店的蛋餅和紅茶,偷偷地到漁港想給他一個驚喜,基於我爸這個超愛面子的,雖然沒有表現出很驚訝的神情,但從他看見我的眼神和微微上揚的嘴角,知道那是他開心你又回來的唯一言語,因為下次再見到面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回臺北的幾天後,我在半夜接到了電話,老爸因為高燒休克住進了加護病房,最後因為兩次腦中風的關係,這八年以來無法自理,只能坐在輪椅上給我們照顧,而在那一天之後,我也便沒再去過美國。

我從來沒有想過,那看似平凡的一天,竟是我和老爸最後一次在那熟悉的漁港釣魚。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