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NewerWeb only 2018-12-18 圖片來源:unsplash
也許是因為我知道,當我踏上這個國家要為自己未來打拼時,這些東西都不足以影響我對自己的認同感。

開始工作之後,除了「心態」和在打工度假時不一樣之外,在這個城市裡,似乎我所體驗到的人事物,也與以往有所不同。

打工度假那年,我選擇伯斯(PERTH)落腳,除了背包客相互推薦之外,移民仲介也特別鼓勵大家往這裡念書。當初的伯斯被列為偏遠地方,因而反倒成為西澳華人特別多的地方。

在這裡,也許不比東澳隨處可聽到中文,但是遇上能夠講中文的人,也是有一定的比例。印象中,當我下飛機搭接駁車到背包客棧時,巴士上有一半都是台灣人,記得我在伯斯一整年,也許是運氣關係,基本上沒有遇過種族歧視的問題,咖啡店大多數的客人對我也特別友善與包容,也因為這樣,我對於澳洲會充滿莫名的好感。

這一次來到不一樣的城市,除了發現自己的語言原來還不足以應答對談,學習美式發音的我們,在這樣澳式腔較為濃厚的地方便顯得相對吃力。另外一件事也讓我特別深刻,也就是我開始遇到種族歧視了…

記得某一天和澳洲同事一起搭電車,剛好我們那個區域有幾個亞洲臉孔,有兩個剛上車的乘客,經過我們後突然放聲大喊:“This is fucking Asian area!”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實在太讓人震驚了。倒是澳洲同事不斷地安慰我跟責罵對方,試圖想要安慰我,這是第一次我遇到種族歧視。

我們的咖啡廳,整間店的外場只有我一個台灣人,其它同事都是澳洲人。某一天我在為客人做咖啡的時候,有個同事默默走過來對我說,那個女客人指定要她做咖啡,她跟當值主管詢問那個女客人是不是咖啡有地方需要調整,還是喜歡什麼口感,Newer都可以幫妳客製化。

有趣的是,那個女客人講不出半個理由,只說了一句:「如果妳幫我做咖啡的話,我會覺得比較好。」之後我們才知道,原來不是我咖啡做的不好,只是我擁有一張亞洲臉孔。

我只能幽默地回應同事:「喔!真不知道她是來喝我的咖啡,還是來看我的臉的。」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