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EllaWeb only 2017-03-03 圖片來源:unsplash
世上沒有完美的人,尤其在成人後,每個人都得爲自己的生活負責,利益權衡也就自然形成,但這不代表人與人之間完全無法建立友誼。

那個讓你覺得離不開的,反而可能是你最需要迴避的。

我曾經是個怕生的人,每次進入新的環境都會背負巨大的精神壓力。陌生的臉龐,不熟悉的做法,與以往不同的配合方式…一切一切都讓我害怕。

因此,我來到任何新環境,總容易扳著一張臉,散發不易親近的氛圍。也因此,面對這樣的我還親切相待的人,對我而言就像迷失在大海裡遇見的一艘船,我總是特別感激,並將我的信賴完全託付給他。

新的環境愈是可怕、伸出援手之人愈顯親切,我也愈容易全心向他靠攏。

記得一次,我加入一個新的團隊,那時一位成員主動擔負起照顧我的角色。活動進行間想去廁所時不必特意告知誰、什麽樣的疑問該去問誰等等,作爲新人不敢問的瑣碎問題,他都願意主動告知,讓我不勝感激。在此稱他爲霖吧。

那個團隊不是一個很好的團隊,內鬥不斷,權力之爭無處不在,人與人之間總是各懷心計,而這些事情,我全部都是經由霖的口中得知。本來就已膽怯緊張的我,聽到這樣的內幕,當然只有更害怕的份。

在那些不懷好意的人襯托之下,霖更顯得像個難得的大好人。

所以有一天,當霖告訴我他決定離開時,我猶如五雷轟頂。因爲某些緣故,當時的我無法輕易離開那個環境,在霖退出之後,我便覺得自己必須孤身面對一個可怕的環境。

然而,過了一陣子,我慢慢發現其他團員其實都蠻好的,並沒有想像中那麽可怕。回想起我曾經對他們有過那麽激烈負面的想像,自己深感內疚。然而那些妄想,也全是從霖的形容中所形成的。

並不是怪他,要怪也只能怪我對自己的責任感不夠,一味地將我的看法交予他人主宰。

那時我懂了,現實生活畢竟不是連續劇,不太可能在一個環境中所有人都邪惡不堪,只有一個人是好人。所以如果有一個人爲你描繪出了這樣一個畫面,那很可能是這個人自己有問題。

這種人或許很「完美主義」,只要看到別人一點點的不好,就要將他全盤否決,也就很容易將身邊的人都貼上「壞人」這麽一個永世不得翻身的極端標籤。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