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EllaWeb only 2018-08-10 圖片來源:unsplash
當我們只專注於事情,而不是把「定義別人」這麼個重責大任攬下來,我們也輕鬆很多。

我很喜歡兒童文學作家秦文君,以前迷戀時,一部作品可以重讀好幾遍。這幾年不看了,以為是自己長大了,最近再翻,又感嘆好的文字是永垂不朽的,好的兒童文學也不限兒童作讀者。

秦文君所著《寶貝書女》(非小說作品)裡有一段和女兒的故事我很喜歡。

秦文君有半夜寫作的習慣,但早睡早起的女兒早上起來總是看到媽媽在睡覺,於是就在學校寫了一篇文章,說媽媽懶。直到某天,半夜打雷,女兒驚醒,起來看到媽媽在寫作,才知道自己誤會了。

秦文君藉此機會和女兒說──

連同住一個屋簷下的人都有很多彼此不了解的地方,我們應該對別人保有善意的眼光,別輕易批評,免得事後發現別人不那麼糟糕,說出的話想收回也收不乾淨。

其實這樣的事天天都在發生。我們過快地對別人下結論,有時甚至更願意下負面的評論,顯出自己看事犀利。

但批評的話就像咖啡漬,沾上去了,事後發現自己武斷了想收回,痕跡仍在。

如果快速地產生看法是人性,那我們是否能夠保持一種心胸,知道自己看到的只是事情的一部份,所以別直接把看法像魔咒一樣貼在別人身上,而是暫且保留在心裡,有機會的話在未來求證,沒有機會也就罷了,留給別人一點好的可能性,也給自己一點安寧。

相信我們都從經驗中學到,「批評」只會把話引導到「攻防」的情緒對立當中,細說事情的具體問題,才更有建設性。

例如,比起對遲到的人下「自私」的評論,不如說「知道你喜歡慢慢來,但比約定時間晚來,會讓我覺得不被重視,也讓我不能更好地利用我的時間」。

當然,這也考驗我們為自己的情緒負責、抹得開面子把自己的心情表達出來。

當我們只專注於事情,而不是把「定義別人」這麼個重責大任攬下來,我們也輕鬆很多。

雖然生活還是有蝨子般的痛癢,但我始終為能活在有自己摯愛作家的年代而深感幸福。

(本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Ella/Elephants never forget】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