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甲賀忍蛙Web only 2017-05-23 圖片來源:unsplash
我不是香港人,我有我自己台灣人要面對的問題。但我很好奇,再過幾年的香港,會是趨向更民主的社會發展,或是更趨向嚴謹的社會面向?

再次踏上香港的土地,距離我第一次去香港正好18年。18年前也是4,5月這個時節,和當時的女朋友(就是現在的老婆),開啟了我的第一次出國行程。

我想也應該是很多台灣人第一次出國的地方──香港。當時的香港,剛剛經過97回歸。中國政府喊出一國二制,馬照跑、舞照跳,50年不變的口號。怕共產黨統治的有錢人都已紛紛移民,留下的是走不了的和不想走的人。

還記得第一次去香港,三天二夜、機+酒8000元台幣,出發前興奮得睡不著,想著在香港街頭可以遇見明星,想著在銅鑼灣遇見浩南哥和山雞,想像著18年前,香港四大天王正值30多歲最輝煌的年代,想著當年風靡全台港劇和香港電影的場景和美食,及物美價廉和許多台灣買不到的品牌和吃不到的美食,以及很厲害的香港地鐵。

隨著第一次的經驗,我記得接下來的2~3年,幾乎每年都去香港報到,但當時只是個窮小子,買的都是香港的Giordano、Bossini、G2000,吃的是街邊的茶餐廳和當時覺得特別便宜又好吃的許留山冰品──粒粒芒果爽、芒椰雪蛤爽等等很多「爽」字備的冰品。一杯才8元港幣。當時每一次去都走到雙腿不聽使喚,但還是憑著意志力不斷的買買買、吃吃吃。

就算買的是國民平價品牌,吃的是廟街的大排檔和街邊小吃,面對的是當時香港人看不起台灣人的那股驕傲和惡劣的服務態度,我依然覺得香港是當時我最喜歡的城市。

但隨著97年香港回歸後,許多香港民眾對前途的不安,加上1997亞洲金融風暴和2000年網路泡沫,讓這個東方明珠幾乎蒙上一層灰,一度受到嚴重的影響,當時走在香港街頭,很明顯感覺老外變少了、遊客變少了,整個活力消退了。我也在2000年初造訪香港後,暫時將它從我的旅遊清單中移除。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