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吳必然酷青酷業 2017-07-17 圖片來源:unsplash
這是一個逐漸下滑的過程,所以起初並沒有警覺,直到天天都為了別人的臉色、花費上的細節、工作上的不順而驚慌困窘時,才發現自己已經淪落到「卑微模式」。

明哥對於工作一向很有期待與規劃。在大學時代,他刻意在本科以外加選有職場競爭力的輔系,並且在畢業後取得好幾張證照。他知道自己的父母沒有房子給他,所以他必須選擇有穩定收入,在履歷上好看的大機構。

他心想,這是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策略。若是順利晉升,就可以比同儕更快爬到主管職,而且是在一個眾人羨慕的地方。即使升遷比較慢,至少收入不錯,又有許多福利。

不過事與願違,明哥碰到對他很「不友善」的主管,因為一些小事而排擠他的同事,以及「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機構文化。於是,他從滿懷壯志、擅用策略的明日之星,變成謹小慎微、深怕得罪人的驚弓之鳥。

偶爾與同學相聚,大家都很驚訝他的現狀,也好心提醒他不要這樣卑躬屈膝地活下去。只是,明哥想來想去,不敢做出重大改變,因為好歹也撐了幾年,就這樣放棄,實在可惜。況且,離開這個「好缺」,不見得能找到更好的去處…

芸姊的家庭環境不錯,父母鼓勵她追求理想。所以她可以選擇比較沒有職場競爭力的「冷門」科系,也優遊於知識殿堂之中,一路念到博士。自然地,芸姊走向學術的路。畢業後她申請了多所學校的教職,但都沒有拿到正式的教職。為了先有一些工作經驗,她只好在許多大學兼任教職。

沒想到此時出現更大的挑戰:父母的事業出了問題,所以不但經濟後援沒了,還有龐大的債務。

芸姊這時候發現必須要靠自己,而自己的「賺錢能力」不佳。於是她兼更多工作,並且在財務上採取嚴格的「節流」:絕不坐計程車,不開空調,不出席親友同學聚會(因為必須治裝),工作報酬收現金(減少報稅)…

即便如此,三不五時還是會有意外的支出項目:生病醫療,父母需要資助,工作用的設備(例如電腦)出問題 …這樣發展下去,芸姊的生活愈來愈拮据,生活圈愈來愈窄,自我形象日趨低落。

她不僅自問,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只能這樣「卑微」地活著?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