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吳必然酷青酷業 2018-04-09 圖片來源:unsplash
說真的,沒有人的一生永遠處於高檔;反而是歷經起伏的人,往往更能淬練出令人驚艷的味道。

小婕的父母都在台灣唸書工作,在幾波的恐慌移民潮中,他們選擇留在台灣。雖然曾經有些疑慮,但因為一直留在這裡,所以在房價殺低的時候買了房子,在經濟起飛的時候投入國際貿易,創業並發展成相當規模的公司。

小婕本來沒有出國唸書的計畫,但在一個暑假拜訪美國親友的旅程後,積極申請國外的大學,竟然也申請到了,於是就勇敢地出去闖一下。

起初相當辛苦,因為同學都來自最優秀的高中,她好像是格格不入的外人。但她並沒有退縮,反而積極參加國際活動,到低度開發國家當義工。

畢業後,她在國外工作一段時間,開始發現她對一種非營利事業很有熱情,她的專長也很適合做這件事,然後她決定最需要這個新事業的地方在:台灣。於是她就在眾人跌破眼鏡聲中,回到台灣,開始這件艱難又不賺錢的事業。

阿宸的父母都曾經在國外唸書工作過,阿宸也跟著他們在幾個國家短暫待過。父母對於台灣的未來,一向有些危機感,所以不在台灣買房子,並且持有幾個國家的居留權。他們常鼓勵阿宸盡量「國際化」,藉此避開危國亂邦,並且在最有希望的地方發展。

他在台灣念高中時,就曾經想過是否直接申請到國外念大學,但因為學測考得不錯,申請到台灣的頂尖大學。大學畢業後,阿宸順利到美國念研究所,但因為畢業那一年的就業市場不佳,所以他「不得已」回到台灣。

自認有國外學歷的他,起先不願意接受新鮮人的低薪,碰壁一段時間後「只好」在傳統產業任職。看著媒體一直報導AI、IOT、ICO等經濟產業趨勢,阿宸不禁心裡焦急,覺得自己也不差啊,為什麼「淪落」到只能在這裡做這些事?

以上情節是否出現在你的周圍?或是你也有類似的掙扎焦慮?

會看這篇文章的人,應該是有自我期許,也應該有努力過,但是當身旁的人談論他們去的國家、進入的產業、每天做的事、國際團隊的彼此激勵…,心裡不免會有「淪落感」。知道是一回事,如何做,又是另一回事。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