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艾迪李(李承安)酷青酷業 2016-10-19 圖片來源:unsplash、作者提供
在生命中碰到的每一件大小事,當你願意用心做好它,而不只是做完它,後續的連鎖效應,都會在未來你沒有想到的時候,紮紮實實地回饋在你自己身上。

如果學歷不是你現在手上最強大的武器,那25歲的你,和擁有孩子身為父母的您,可以參考這份後段班的青春說明書。

過25歲生日一個月了,如果我可以活到一百歲,人生也過了四分之一。在這四分之一的人生中,利用週六的午后,我稍微檢視了自己。

我大學唸的是有學費和時間就能畢業的學校;我小學和高中的補習班,最後都因為我和老師吵架,還叫他退費而不了了之;我學生時期有一半都在忙著談戀愛;我考試排名從來贏不了班上三分之二的人;但是我現在在天下雜誌集團,成天和一大群精英份子共事,並以這份能夠敬天愛人、天下為公的職業為榮。

國中時,我忙著談戀愛不讀書,名次永遠在班上的後段班,那年國中放學後沒有寶可夢能抓,但混在撞球館是件很酷的事。從小有點運動底子,撞球也打得挺好,以為自己可以靠撞球打出一片未來。

有天,只因為受夠自己英文考卷只會寫(猜)是非題和選擇題,我就自暴自棄,翻出圍牆逃學了。當學校通知我爸後,他沒有馬上打電話給我,而是帥氣地直接出現在我常去的撞球館,不罵也不打,拿起球竿就陪我打了一下午的撞球。

雖然這個賺人熱淚的故事並沒有讓現在的我成為撞球國手,但從那一刻起我知道,父母對我的選擇放任但不放縱,只要我不變壞,他們支持我的每個決定,我很幸運擁有他們。

從來不唸書的我,在基測前幾個月,為了不想被念書的朋友排擠,硬是拾起書本、硬是考上末段班公立高職夜間部,而且還要念四年。但公立學費可以減少家裡的負擔,我白天也可以去打工養活自己。

跟大部份的青少年一樣,這時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未來想要什麼,但我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所以我沒有跟著大部份的夜間部同學一起去餐飲業打工,而是選了辦公室的行政工作。

請用力記得這句話:「在生命中碰到的每一件大小事,當你願意用心做好它,而不只是做完它,後續的連鎖效應,都會在未來你沒有想到的時候,紮紮實實地回饋在你自己身上。」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