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rychael酷青酷業 2017-06-23 圖片來源:unsplash
無論你是否認同這行爲舉止,但這就是他。一個就是樂於活在自己世界的人。而且,你不需要表達你認同與否,因爲他根本不在乎。

‭文青要聊天,會去設計感味濃的咖啡館。

然而,我們走進了恭和堂,點了兩盅龜苓膏,開始了一場並非人人都理解和接受得到的靈性對話。

正如,爲何不是咖啡,而是龜苓膏。

蕭宏隆,我非同齡的學院同學。記者-採訪主任-六獎主編-遭革職-抑鬱-總編-社長…看著他一路走來的我,雖然偶爾還是難以忍受他的戲劇化,但無可否認,他的確有著讓人敬佩的一點:這個人在低處時未怨天尤人;在高處時,也沒自我膨脹而作出惹人厭的行爲或耍脾氣。
 
這,是我相當想深一層了解的態度。相信那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態度。

革職事件,讓他失去了工作。在本是男人四十一朵花的時候,把他從人間天堂打入人生冷宮。

在那之前,他曾去上了一些心靈課程。而這些課程所學習到的領悟,顯然助他安然度過最無光的日子「是直覺吧,在還沒發生事之前會想要上些心靈課程。感覺上像是一股無形的力量推著我去上課,彷彿安排好了要我去經歷一切。」

‭被革職後,一年四個月沒有工作的日子,是一個低潮。

那時的他,常常帶著手提電腦到家附近的咖啡館,上網看電影,搜些有的沒的的資訊和視頻。看累了就小睡一下,醒來後又繼續看。用馬幣十塊錢點了杯咖啡,就待上一整天。

「不過這樣的日子,其實是挺開心的。」

一般人遭遇這樣的事態,或許會因爲擔心沒有收入、沒有工作就等於沒有付出、沒有價值,從而滑落到自我責備的情緒裏。再說,被公司無理革職,對一個權高位重的人來說,是一種何等侮辱的對待。雖然事後獲得一筆賠償金,但那份心理和精神壓力,非常人所能承受。

但,他完全沒有這樣的想法和感受。

「學習心靈課程的時候,曾經聽過一句話:『允許自己休息吧!不想做就別做吧!』也幸好當時我有些積蓄,可以應付基本的生活費。即便還要供車供保險,但還是活得下去的。」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