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所大爺酷青酷業 2018-11-27 圖片來源:unsplash
「讀研究所會被打分數嗎?」有朋友這樣問我。從小到大在成績的比拼下,我們都活過來了,但那個分數成績定義過我們嗎?

這幾年一直有一個想法,想要回學校唸研究所,一方面是因為在職場翻滾後漸漸地明白自己需要缺少什麼;另一方面當然還是需要一張與自己目前工作較有關係的文憑。

就在今年考上了某大學傳播學院碩士在職專班,九月開始就讀,在工作與學業的「凌遲」下,難免會一再自問:「為何要如此折磨自己、想不開呢?」

但痛苦與快樂本是兩面的,就學後才發現,這一步路,原來有那麼多意象不到的...「歡愉」?

一、逃離同溫層,享受異質化的空間

身份的轉換絕對是在職進修上一個很好的體驗。在工作上,我們會是使命必達的員工,也得是一個八面玲瓏的主管。脫離工作環境進入學校後,做為學生,開始享受與同學和教授間不一樣的溝通語言。

所大爺本身任職於廣告代理商,同學中有媒體、品牌主、公關人員…等,大家在不同的產業經驗下,對於相同的理論,總能提出不同看法。

也因為成為了學生,雖然產業間仍有所連結,不過鮮少有直接的利害關係,故共同目標相對單純:順利畢業。相處上,自然比工作輕鬆。

二、享受「無法準備好」的報告

在職場上,我們總是要求自己必須準備好120分的報告,去面對客戶或主管,這是「實務工作」因為這些表現間接地決定你的績效。

而在職研究所裡,與研讀過古今中外多少書目的學術界教授對談,想一步就到位,真的非常困難,且真正讓我感到精彩的,也正是那些錯誤中,不斷地修正與成長。

舉一個例子, 所大爺在申請學校時的研究題目,曾經在研討會中被拿出來大改,會後有同學問我:「這樣被改,你不會不開心嗎?」我頓時愣住了,思考著:「我該不開心嗎?可是我本來就不懂如何定義一個研究問題?不知道怎麼做研究啊?」

因為是來學習的,被指教反而該開心,這樣才有撞擊吸收的空間跟繳學費的誘因啊(誤)

「讀研究所會被打分數嗎?」有朋友這樣問我。從小到大在成績的比拼下,我們都活過來了,但那個分數成績定義過我們嗎?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