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蘇思云 責任編輯/李念庭Cheers雜誌 2019-02-12 圖片來源: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
華航機師罷工,不少人出不了國也回不了家,批評機師罷工前應預告,甚至交通運輸業罷工就該有「預告期」,並將預告期入法,但提前告知就人人滿意嗎?恐怕勞工、雇主跟消費者依舊不滿意。與其討論罷工預告期,提升勞資協商環境才能避免一次罷工陷入三方皆輸的窘境。

機師工會華航分會2月8日清晨6時,啟動史上首次機師罷工行動,今(12)日罷工進入第五天。根據華航官網資料,12日預計有28班航班取消、13日有5班航班取消,預計影響旅客總計5441人。

罷工期間適逢過年長假,不少旅客到機場後發現航班異動,難免有情緒波動。對於罷工是否需要預告期,好讓消費者有更多應對餘裕,以及台灣要不要把預告期納入立法等議題,開始引發關注。

事實上,關於罷工預告期的討論由來已久。2011 年,《勞資爭議處理法》的必要服務條款約定限制中,並未把飛航在內的交通運輸納入,可以說當時立法機關並不認為交通運輸具有獨占性,影響層面亦不及水、電力和國防等造成的影響。

除了特定產業外,在台灣,若要取得合法罷工權利,必須歷經層層關卡。首先,須由工會會員「代表大會」表決通過,並且送交主管機關「勞資調解」,若調解失敗,還得經過工會會員「罷工投票」,過半同意後才能行使罷工。可以說在過程中,台灣對於罷工設下的門檻並不低。

在這樣的門檻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接受《Cheers》雜誌專訪時表示,罷工需有「預告期」,自然是希望減少對第三方他人的影響。但他強調,罷工不是「喊喊口號的過場儀式」,不可能完全不造成他人影響,「真正關鍵在於,罷工在什麼樣的影響範圍下可以接受。」林佳和指出。

以這次機師罷工來說,去年已取得罷工合法權利,過年前數週亦不斷出現「春節可能發生罷工」的新聞報導,這些訊息同樣具備預告罷工的效果。 

至於各國針對交通運輸產業的規範,林佳和解釋,不一定都有罷工預告期。美國從鐵路擴展到航空,的確有預告期的規定,但像是德國,不管產業,完全沒有預告期的設計。

他強調,預告期只是形式,「真正要達成的兩個實質意義是,希望促使勞資進一步協商、避免最後罷工,並讓第三方做好應對。」這也是國外設有預告期的主要目的。

林佳和過去在德國求學時,便曾碰到德國鐵路罷工。當時,他曾問德國同學不會感覺不方便嗎?同學一臉「你好奇怪」地對他說:「這是別人的權利,你不方便,但應該要接受,我們從小就是這樣被教的,」讓林佳和印象深刻。

而在台灣,勞工需要經過層層關卡才能取得罷工權利,同時,立法機關並沒有禁止雇主在罷工期間找尋他人來替代工作,加上工會勢力相對不足,林佳和認為,現階段台灣尚不適合馬上藉由立法,規定罷工預告期,反而容易造成反效果。

如果台灣有規定罷工預告期,就會皆大歡喜嗎?

而在這次機師罷工事件中,就算有預告期,恐怕仍難擺脫三輸結果。

對勞方而言,預告期多少減低罷工造成的影響。而對資方,即便明確知道除夕到初六有部分機師發起罷工,但消費者的恐慌心理,加上難以掌握那些航班會取消,造成損失亦可能不只是目前3天的7,000萬。至於消費者端,縱使多出幾天緩衝時間,恐怕也難以完全讓行程不受干擾。

勞動部勞動關係司司長王厚偉表示,對於「罷工預告」,勞動部正積極邀集勞雇團體、消費者團體和政府部門,聽起各界建議。但會議中勞資雙方認知差距極大,仍需要時間才能整合各方意見。

林佳和強調,為了避免罷工造成社會無法負荷的後果,地方機關有權決定,是否要讓勞資雙方進入強制仲裁,但就目前為止,桃園市政府仍認為尚不需要介入,後續發展則要繼續觀察。

罷工預告期是否立法規範,固然可以繼續討論並催生結論,但畢竟它不是終結解方,關鍵仍在整體勞資協商環境能否更健全,以及能否從每次經驗中提煉出更成熟的作法,這才是企業、勞工、社會之福。

延伸閱讀

關鍵字: 華航 罷工 過勞 規範 勞資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