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劉呈逸 責任編輯/李念庭Web only 2019-02-15 圖片來源:卓杜信
桃園機師工會華航分會於2月8號、農曆初四發起罷工行動,歷經160小時、斷斷續續共4次協商後,於2月14號劃下句點,但在冗長的談判過程中,勞資雙方失焦的言語攻訐,赤裸裸地曝露在社會面前。究竟,勞資協商該怎麼談?

這場台灣飛行史上歷時最久的罷工行動,使得華航資方不得不正視機師工會提出的5大訴求,最後簽訂團體協約落幕。但冗長的4次協商中,不難看見勞資兩造時常產生分歧,不僅花了大把時間在口水戰爭,也使得談判失去焦點。

究竟,勞資協商中,雙方該注重哪些「眉角」,才能處理得既效率、又漂亮?

延伸閱讀》如何在損失發生前,化解勞資衝突?華航機師罷工,2名人資主管的省思

Step 1:確認爭議屬性

擁有10餘年勞資協商經驗、每年須處理10多件中小企業勞資糾紛的瑋鉅企管顧問總經理張肇嘉強調,當勞資產生爭議,第一步應先聚焦於爭議癥結點的屬性。

根據《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僱主與勞工所發生的勞資爭議,可區分成2類:

1. 權利事項: 當勞資雙方當事人基於法令、團體協約、勞動契約之規定所為權利義務,可以依現有法規契約討論。

2. 調整事項:雙方當事人對於勞動條件主張繼續維持或變更之爭議。

張肇嘉解釋,若勞資雙方發生爭執時,應先判斷爭議是否屬於現存法律或契約有所規定的權利事項(如欠薪、違法解僱),若是,則應先找當責的政府主管機關來裁決。待相關權利事項處理完畢後,勞資雙方再就無對錯之分的調整事項(如縮短工時、改善人力配置)進行協商,避免曠日費時的磋商。

張肇嘉以此次華航罷工為例,如果機師工會第一時間以「過勞」議題為訴求,就很難站得住腳,因為《勞基法》中有詳細的「過勞」定義。若過勞確實發生,將被直接視為違法行爲,不僅不用經由工會來進行勞資協商,也會使得罷工行動顯得師出無名。(註:《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3條規定,屬於「權利事項」的爭議,原則上不能進行罷工。)

反觀機師工會後續提出的「疲勞航班」、「本國籍機師升訓」等屬於調整事項的訴求,就能夠找到立足點與資方談判。

Step 2:確認用詞一致

在確認勞資爭議有理有據的情況下,張肇嘉認為,下一步就是要讓勞資雙方針對爭議的用詞達成一致性。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