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趙南柱遠流出版 2019-02-21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這些都是經常發生的情節,卻也是特別的故事,偶爾也有需要特別的勇氣、覺悟和鬥爭的故事。我希望能為更多女性記錄她們看似毫不特別、沒什麼大不了的生活,為她們說出這些遭遇。我相信,翻開書頁後,各位的故事也會展開。

#她的名字是
#正因為這些事都是我們的日常
#正因為沒有人察覺這些事有哪裡奇怪
#所以我們更要說出來

「現在,請心懷感謝,以及會好好過日子的覺悟,向養育出這位美麗新娘的父母親致意。」

妹夫平舉雙臂,雙膝跪下,行了大禮。妹妹低著頭起身,緊咬著下嘴唇,忍住淚水,坐在前方的媽媽擦了擦眼淚。我知道,那些眼淚有一半──不,可能大部分都是為我而流。經過一個月的考慮期,就在妹妹提親的那一天,我的離婚生效了。

夫妻之間第一次爭吵,是我們蜜月旅行回來,去婆家問候那時。嚴格來說,我們不是去婆家,而是丈夫的伯父家。打從婆婆說要去大伯父家開始,我就莫名地感到不安。我們在高速公路上奔馳了兩個小時,抵達婆家,在那裡改搭公婆的車,再開一個小時抵達大伯父家,這時婆婆從後車廂拿出裝滿年糕、排骨、水果、酒的箱子,說這是我媳婦送的。但我並沒有準備那些。先前她只對我說,鄉下的長輩把食物都準備好了,人直接來就好,我說要買酒和水果過去,婆婆還生氣地說沒那個必要。不過,我們一抵達就忙著準備東西,所以我沒機會問婆婆到底怎麼回事。忙著端盤子出去時,一位長輩抓住我的手臂。

「不要再忙了,妳坐這裡。」

「對,媳婦過來喝一杯吧!」

說完用大拇指抹了抹燒酒杯,斟滿燒酒遞給我。

「我不太會喝酒。」

公公對猶豫不決的我使了個眼色,催促我快喝。我喝了一杯,然而酒杯卻接連不斷遞了過來。看到我面露難色,丈夫搶了幾杯代喝,就這樣草草結束了輪換酒杯的過程,接下來長輩卻拿出湯匙,鼓譟著叫我一定要唱首歌。長輩們拍手歡呼,當中也包括了我的公公婆婆,即便我推辭也沒有用。那種氣氛,想躲到角落的心情……我的心七上八下,頭暈目眩,丟下一句我做不到,便氣沖沖地奪門而出。我獨自蹲坐在村莊會館前的木桌旁,丈夫追了上來,問我為什麼那樣做。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