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白于仙酷青酷業 2019-05-23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生活就是這樣,我們在有限的機會中巧遇,沒有人能保證任何事…

 (承上集:《我們與惡的距離》人際處境的基本危險:當我們不開啟對話

不停歇的試煉

寫篇文章時,恰逢私領域發生人際衝突,使我回到溝通裡最根本、原初的部份去想;這個「想」使文章遲滯,卻也重獲機會審視自己的傲氣與事不關己導致同理有限的態度。而與「真正的對話」這檔事直接碰撞!

實在很想乾脆不寫了!心裡僅存的一點「不甘心」和大篇幅的「想放棄」相互交戰!當不甘心快舉白旗時,文字與關係便被我置之不顧。

對話與解決如此困難,猜不透之前怎會肖想數小時內就陪朋友找到出路?也難怪自己要遇到考驗。

若經歷了幾次掙扎,某種情緒仍沒消失,那它就一定有話要說!」屢試不爽因而奉行不背的信念,使我終將這些難與想要逐一寫下。期許自己在厭膩於溝通的時刻,仍願意梳理內在脈絡並嘗試與人靠近。

被綁架的大腦皮質

簡單來說,我跟A因搶廁所差點火拼!事情發生在一間可同時供應不同需求的廁所,我進門落了鎖,直覺此空間暫歸我管,他人需要客氣詢問才能進入。

接著,我將後到的A的大聲說話解讀成對我的催促與不耐,重申界限時我語帶指責。A一頭霧水地急於解釋,更加放大的聲量於我愈是威脅,兩人終於受不了對方而大吵一架!

之後幾天我們再沒說話,未解的衝突讓情緒久不散去,腦海一一浮現「為什麼不懂得尊重?想要就好好說不行嗎?」、「不想跟他相處,好煩!」。

隨著天數增加,內心劇場愈演愈烈「那天A說了……A果然還是以前的A!」、「會不會以後什麼事A都要干涉?」那天之後,我一見A就精神緊繃。滿載的情緒逐漸到達邊界,在發現我要對關係判刑時,我停下了。

就這樣決定了嗎?我對內心的運作感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快,與害怕!同時,我看見生氣與拒絕的背後,其實是孤獨和無助。

想起剛寫完的<人際處境的基本危險:當我們不開啟對話>,不如問問事發時也在場的B吧。「頭幾天A覺得委屈、莫名其妙、生氣,這幾天好多了」B說。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