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黃大米客座觀點 2019-04-23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關於工作的轉換,她沒有恐懼過,年輕時當記者,她對工作追求使命必達,後來她在職場轉身再轉身,幾次換跑道,她的核心定位很清楚是「助人」。

主播這工作,像是撒了亮片粉,一坐上主播台,臉上有光,何況是在無線電視台剛起步的年代,當主播是多風光與多容易,不僅年收高,更是拿到嫁入豪門的入場券,卻有人決定辭職不幹,這人是馬度云。

「剛開始收視不好,當主播只有外公早上看。」馬度芸回想當時無線台剛起步,公司派她去香港受訓,外派的機會在當時聽起來很像詐騙集團,是一種賭注,甚至也沒什麼人想當主播,因為還得加班。

「收視率起來了,總有不同吧!總有豪門邀約吃飯吧!不是嗎?」馬度芸過去被封為美女主播,這種機會想當然而會上門,我繼續逼問。

「我只是做好我的工作,我不是很外向,加上當時我吃素,大家就不會找我吃飯了。」她像是仙女一樣不沾染塵埃。根據我查到的資料,當時有許多港台名流富商,想找關係跟她吃頓飯,她只賞給人家一碗又一碗的閉門羹跟裝聾作啞湯。

「離開主播台,完全沒有猶豫,當時已經受不了每天播社會新聞,一節又一節的姦淫擄掠,自己播到非常難受。」她對豪門無感,對主播台厭倦。

馬度芸轉換了幾次的職場,廣播主持人、出版社行銷、她想追求有意義又能幫助人的工作,到教會專職服務,領著微薄的薪水,做著打掃的工作,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變成掃地的灰姑娘,只是因為想陪伴一些受苦的人。

為了能更專業的幫助別人,她在將近四十歲時去念心理諮商所,每天只花餐費一百五十元,她甘之如飴,一念就是三年,沒收入,靠花積蓄過日子。

她說:「有次,台北的主播朋友們找我聚餐,那頓飯要五百元,我有點心疼,覺得好貴,五百元我可以吃十頓耶,他們要請我,但我不要,我為什麼要讓人家請呢,我不要。」她的骨氣,在一頓飯中,毫不遮掩的顯現。

你後悔過嗎?「我挫折過但沒有後悔,現在的工作是我很喜歡的。」回答如此堅定。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