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合和拾間小當家客座觀點 2019-05-07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我不再需要假裝堅強,因為我看到大家都一樣脆弱卻假裝堅強的一面,而且每個人都期待能被接納和被愛。

這部影片,是三年前一個人徒步環島,拍攝紀錄片朋友訪談我的片段。

許多參加過我在合和拾間辦的活動的人,都會覺得我是很活潑外向、自信且樂觀的人,卻不知道三年前的我,和現在是截然不同的樣貌。

當時的我,有嚴重的憂鬱傾向,好幾個月無法工作,每天只能躲在房間哭泣,自殺的念頭盤旋不去。這樣的狀況不是第一次發生。在大一的時候,就曾經因為感情而輕生過,之後兩三年飽受創傷症候群以及自律神經失調的問題所苦。

然而,即使是家人和親密的情人,幾乎都不太清楚我的心理狀況,因為我太善於堅強和偽裝,而三年前突然陷入如此嚴重的憂鬱狀態,竟然是因為朋友無心的一個問題。他問我:你最害怕什麼?

我思考很久,發現雖然我怕蟲、怕黑、怕鬼,但那些都只是很表面的害怕。過了片刻,我才硬是擠出了個答案,我回答,「我最害怕的應該是堅強吧!」

這麼簡單一個回答,讓我突然揭開了不敢面對的自己,原來我那麼害怕堅強。諷刺的是,我必須堅強的原因,竟是因為我太膽小了,所以不得不變得很堅強;因為害怕受傷、害怕被拒絕、害怕孤單、害怕失敗,害怕別人的背叛和離棄,所以無論如何都必須很堅強。

堅強,成了我無可救藥的壞習慣。除此,我感覺自己總是一個人,因為真正的自己,無法被他人所真心包容和接納。

於是就從那夜開始,我渡過了無數個在深夜裡獨自哭泣的日子,即使在外人眼裡,我的憂鬱是毫無道理的,因為我工作能力好,家庭正常,也有朋友和情人,沒有經濟和健康的問題,也沒有任何真正的挫折和打擊。

但是我卻怎麼樣都無法讓自己好起來。

有一天,我覺得自己再也無法壓抑想輕生的衝動,於是,生平第一次,我拿起電話主動求救。我撥了電話給公司的一位顧問,他是我所認識的人之中,人脈最廣,也算社會歷練最豐富的人。即使我和他完全不熟,但當時,我想或許他會知道誰能幫我。

電話一撥通,我像是已經要滅頂的人般,劈頭就說:救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不想活。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