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張道宜 責任編輯/李念庭Web only 2019-05-10 圖片來源:長榮航空企業工會粉絲專頁
5月13日,桃園空服員工會將舉行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投票前夕,長榮發出聲明,警告若因罷工導致公司獲利下滑,將停發年終、年度調薪,另外,罷工起3年內暫停申請優待機票,但罷工期間出勤者不在此限。發出如此明顯違反法律的聲明,長榮明知故犯的背後,是另有盤算還是另有苦衷?

《工會法》第35條第1款,明白規範資方不能因為勞工組織工會、加入工會或是參與工會活動,而拒絕雇用、解雇、降調、減薪或為其他不利之待遇。

此外,同樣第35條第4款,也明白針對雇主不得因為勞工參與或支持爭議行(指罷工),而解雇、降調、減薪或為其他不利之待遇。

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助理教授邱羽凡分析,如果年終獎金、調薪或是優待機票,是訂在長榮的工作規則中,這樣就屬於勞動契約的一部分,如果最後不發,就是違反民法的違約。

一言以蔽之,長榮在5月8日聲明的行為,擺明了就是要與台灣「勞動三法」,《工會法》、《團體協約法》及《勞資爭議處理法》對槓。

長榮不是小公司,根據《天下雜誌》最新出爐的《台灣2000大調查》,長榮航空在服務業排名第12名,是航空業之最,去年營收1799.07億台幣,年成長9.99%;稅後純益65.53億元,比同業中華航空(華航)的17.90億元要高出一截。

建業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葉建廷指出,如果是對全體勞工,表示如果營收下降,可能會不發年終獎金,此舉有無違反《工會法》,容有討論空間。但是長榮的聲明加了特別針對性的但書:「只要於罷工期間同仁依班表出勤與配合公司調整班表者,不受此限,」這就符合《工會法》第35條第1款與第4款所說的「不利待遇」。

所以,長榮為何要明知故犯?

原因1:遏阻勞工團結的「心理戰」

針對長榮聲明的目的,邱羽凡與葉建廷共同提到一個關鍵字,「心理戰」。「其實長榮根本不需要這樣做,」葉建廷分析,長榮如果真的虧損,不管是否罷工所致,本來就不是非發年終,或非調薪不可。而刻意發出聲明的目的,就是要打心理戰,「要告訴即將投票的工會成員,以及未加入工會的空服員,在響應之前多想一些。」

事實上,勞資協商的過程,本來就是一場心理戰。從勞方角度來看,工會希望突顯公司不願協商,因此不得不罷工的局勢。邱羽凡舉例,通常工會為了要成功,罷工標準會高於現行法律門檻,就是希望取得更高的法律正當性。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