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222期 2019-05-28 圖片來源:卓杜信
如果一個人能變老、變醜、變胖,都是很好的事,因為我的孩子永遠只能停留在600克。這件事對我來說,既是終點,也是起點。

距離上一本《親愛的彼得先生》,整整隔了4年,葉揚才再度出書。但這本《我所受的傷》,調性卻和之前她描述夫妻生活的聰慧幽默筆觸全然不同,像是本噙著淚水,一字一句刻下的日記。

懷孕6個月時,葉揚肚子裡的女兒檢查出先天基因缺陷「愛德華氏症」,在醫師的建議下忍痛引產。葉揚記錄下這段她失去女兒的過程,也標出一個人生新的起點和終點。

葉揚的另一個身分,是高科技公司的業務主管。作家和業務一感性、一理性;一靠文字想像、一以數字務實,兩種幾乎互斥的工作性質,在她身上卻奇妙地交融。葉揚一直是優秀的業務,也享受競爭,「我看業績報表時會進入冥想狀態,腦中出現α波,」說這話時,她臉上放光,完全不折不扣是個“Super Top Sales”。

亮麗的外表、相知相惜的另一半、可愛的第一個兒子,加上屬於她的獨特天賦,連葉揚自己都在書中第一頁這麼寫:「我覺得自己的人生簡直是教科書題材,倒楣的女人都會恨我的。」

也因為如此,「公開示弱」顯得更需要勇氣,儘管已無從追溯出「脆弱」何時在社會主流價值中變成一件「可恥」的事:「很多勵志書都是前100頁講他發生什麼事,有多慘;後面100頁就講他怎麼想開了,最後50頁則是他怎麼變成一個更棒的人,」葉揚說,「可是當我還在前100頁的階段時,看到後面只覺得非常刺痛。」

葉揚坦承,這本書,完全沒寫「我是怎麼好的」:「我想為還留在那前100頁的人寫,如果你覺得很寂寞,我也還在這裡面。」

採訪葉揚當天,正是短暫的鋒面來襲,傍晚下起大雨。不過,每個鋒面都會過去,果然,第二天就放晴了。

Q:自我揭露痛楚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最初的出發點是什麼?

小朋友引產後,有一天要火化了。葬儀社說,爸媽是不能去看的,妳有沒有什麼東西要燒給他?於是我寫了一封信,這就是起點。

延伸閱讀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中高階經理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