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吳曉樂網路與書出版 2019-06-19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奶奶認為,我是很難帶的小孩,很不乖。我聽了卻滿腹惆悵,那些機巧的小動作,可能是一個孩童對於主要照顧者的拙劣示愛。

在家庭中,女兒被期待著扮演一個柔軟小棉襖的角色,微笑,沒稜角,察言觀色,說話甜蜜且每一句都讓人想緊緊相擁。女兒們也是照顧者,照顧小孩,伴侶,自己的父母,伴侶的父母。懂事,貼心,戀家。她們從來也不被鼓勵走出家門。

我曾想過,若交給女兒們一紙輿圖,悄悄引誘她,她是否也會渴望離開?到底是戀家?還是外頭的世界雖契闊,卻也在漫漫排擠著女兒們?

朋友的結論是,單從我們對於生男生女的祝福,方知曉終究我們還是在為偏見服務,只是服務的過程中,我們至少製造了快樂。

回到得男佛的問題。只要伸出手,輕輕一個撫觸,我跟母親可以不必在穿梭的遊客面前上演相互為難的戲碼。

但,為什麼不呢?什麼抗拒著這種無關緊要的指令,還是說,一切並沒有表面上的無關緊要?我怎麼可以祝福自己,向神禱祈,請保障我一個男孩。好讓我得以逃過沒有兒子的女人所將遭逢的命運。

我看著母親,意識到有時候人事傾圮,我們只能跟著長斜身軀,但,為什麼不伸手挑釁?媚行一回?

罷了、罷了。懂事,貼心,不要怪母親,她也被嚇壞了。懂事,貼心,把別人的為難化成自己的為難,女兒們擅長這麼做,在人生的某個階段,也期待自己的女兒們模仿她們這麼做。

我突然間覺得,這麼苦澀的遊戲,神佛有情,恐怕也想說,別玩了,沒看見玩的人都這樣不愉快麼。

我沒有再說話,把話題移走,導遊在等我們了。我跟母親在海氣瀰漫的階梯續向前行,突然她說,對不起,妳說的對,我不應該要求妳做這件事。我說,沒事了,我們快去會合吧。

我聽見胸腔內巨大的回聲,那道聲音說:不怪妳了,若去除人世紛擾,我相信妳可以更專心地珍惜妳的性別。不生氣了,因為我清楚,妳老家餐桌上的雞腿跟蛋,從來也不屬於妳。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