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莎拉高寶出版 2019-06-25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在我開始當空服員之後,有很多人問我:「出國之後要住哪裡?要怎麼從機場到飯店?」會有這樣問題的人,大概就是跟剛考上時的我一樣,以為我們飛出去之後就可以「在國外放假」了,所以所有住宿、交通都得自己安排。運輸產業最重視安全和準時性,為確保這兩項特質貫徹始終,航空公司必須為員工安排好一切事宜,甚至航空從業人員在全球大部分的機場,不論出境、入境,都能走員工通道,享有快速通關的權利。

友航是台灣成立的第一間國際線航空公司,剛成立時由官方全力支持經營,揹負著為國共內戰後播遷來台的國民黨政府開拓國際能見度的使命。雖然1995年後,官股逐漸撤資,也漸脫離過往的政治宣示色彩,轉型為民營航空公司,執行一般商務航空業務,但有鑒於這樣的歷史背景,官方色彩還是相當濃厚,甚至官股也不是完全退出,仍佔有一定份量。

這樣的公司結構使得友航多少有些「公家」色彩,福利自然是不能太差。況且有官方的支持與扶植,如同郵政、電信、大眾運輸等產業一樣,我們大概會清楚知道,除非台灣滅亡,不然這間公司是不可能倒的,多給人一種「鐵飯碗」的保障之感。

而我所服務的公司是首間為促進市場活絡、良性商業競爭而成立的非官方國際航空公司,資金大多來自民間一般投資人,沒有「非死不可」的國族主義渲染,依據資本主義自由市場運作,經營策略以投資人利益為導向。在這樣的公司成立前提下,如果飛機、油價、航權、機場租金……等固定成本無法省略的情況下,又想做到台資企業力求的cost down,人力成本自然是首當其衝第一個被開刀的對象。

舉幾個簡單的例子,在2016年因應友航罷工,台灣勞工意識抬頭的風聲鶴唳之際,我的公司才終於開放全球所有航點外站,空服員住宿飯店「一人一間」。在此之前,有超過一半的航點外站都是兩人一間房;而外站津貼也在公司開航20年後,破天荒終於首度調升,完全符合台灣GDP 的漲幅步調,不過調漲之後也大概還是友航外站津貼的3分之2而已。

而我們公司的員工,在面試階段都要接受一份適職測驗,題目大約有五道,大多是「你認為服務的真諦是什麼?」一類、生活與倫理的八股題型。天知道我是個從小只要上作文課就會在心裡大放鞭炮表示慶祝的怪胎,在面試階段,認識的姐姐告訴我有這份測驗,要我好生準備之際,我還全然不以為意,覺得自己就算用腳寫都能寫到PR值98。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