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郝明義客座觀點 2019-06-28 圖片來源: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作者提供
不論任何瑕疵,都無法掩蓋一群年輕女性在一個以父權管理為大旗的企業裡,按部就班,溫柔而堅定地進行她們合法罷工的光芒。

一、昨天長榮罷工空服員修改了她們的訴求,包括疲勞航班、日支費、勞工治理、禁搭便車4個項目都大幅退讓,說是期待與長榮盡早重啟協商

也在昨天,看到長榮掛起了「回家吧」的氣球;前天,也有一位副總也強調「孩子做錯什麼事情,回到家裡面,一切好談」。

所以,看情勢,空服員既然退讓,球回到長榮手上,長榮有了一個讓這次罷工善以落幕,並且創造雙贏的好機會。

只是,如果真要掌握這個機會,長榮首先需要調整一個地方,那就是不要再用對「孩子」說「回家」的心態和方法。

二、長榮空服員罷工,是在做一件超出她們自己經驗的事,也超出台灣社會經驗的事

這麼說,有三個原因。

1. 政治上

國民黨在中國大陸和共產黨爭鬥的時期,吃足了共產黨滲透工會,策動罷工的苦頭,所以來台灣之後始終視工會為洪水猛獸。

國民黨政府從威權時期認為的「勞工意識=左派=共產黨」,這種連動等號使得工會在台灣長期成為大忌,遑論罷工。

2. 經濟上

台灣長期各行各業都善長Cost Down(壓低成本)而不是 Value Added(增加價值),加上台灣人習慣以吃苦耐勞為美德,所以用勞工的低薪、過勞來成就頭家,習慣偏向資方而不是勞工立場,成了大家慣常的思維。

在這種思維下,我們看到民進黨在野時期會喊勞工是他們心頭最軟的一塊肉,到了上台之後就會露出「功德院」的面目,也把勞基法越修越惡。

3. 社會上

大家習慣地接受企業管理應該是家長、父權、天縱英明的強人來從上而下地控制、分配。所以,不論大小企業,老闆動不動就被稱為「大家長」。

長榮前幾天有高階主管義正辭嚴地說他就是要專制怎麼樣,這兩天把空服員當「孩子」喊話「回家」,都說明了他們正是相信「家長」、「父權」制的代表。

長榮當然絕不是唯一的企業,只是他們空服員只聘用女性這一點格外再突顯了他們「男性沙文主義」的這一點。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