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拉拉橡樹林 2019-06-28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人生本來就是場不公平的競賽,雖然在同一起跑線出發,但有的人用跑的,有的人則是負重而行…

【職場生死線】農曆七月鬼門開:那些穿梭於生、死的職人日常>>>

這一次的委託有點特別(因為約了特別多次),當我和委託人見面,已經是距離我接到電話的4天後了。期間,委託人總是會在約定日期的前一晚8、9點後,打來要求延後,延到最後,連我自己都有點失去耐性,因為每每安排好的行程又得跟著改變或取消。

到了第3天的晚上,總算和委託人確認好隔天的會面,並確定不會再改變了。隔日一早,我到了現場,是一幢透天厝,大門是關上的,我伸出手按了門鈴,卻沒有人回應。只好拿起手機,撥了委託人的電話,1通、2通、3通⋯⋯,都沒有人接起。我心中氣惱著到底是什麼情況,都已經約好了,又被對方放鴿子,

明明有狀況需要我來處理,卻又如此拖拖拉拉。過了一會兒,有個中年婦女匆忙地向我跑來,確認她是委託人後,也了解委託人是往生者的母親,需要我們協助清理她兒子的房間。她打開了大門,指示我到3樓的房間,並打開了緊閉的房門,一股淡淡的炭味竄入我的鼻腔;只見地板磁磚上,還留有燒炭烤爐的燒灼痕跡;落地窗及門的縫隙,用膠帶封得死死的,為了不讓空氣流通。站在密閉的房間裡,聞得到木炭燃燒後的味道,感受得到鬱悶哀傷的空氣,與生命的離去。

委託人坐在2樓客廳的沙發上,看著一份又一份的文件。或許是我的腳步聲讓她察覺我的到來,她抬起了頭,招呼著我坐下。我坐在她的對面,聽她流著眼淚說著憾事的發生經過。

她的兒子退伍後找到了第一份工作,為了讓兒子免於舟車勞頓之苦,她特地在兒子公司附近買了這幢透天厝給他住。本來都好好的,哪知道當他發現雖然月領快6萬元,但是公司給他的本薪不高,其他都是獎金,於是他開始覺得懷才不遇,老闆不賞識他,明明自己有那麼大的本事,卻給他那麼少的底薪。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