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李佳庭寶瓶文化 2019-07-02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社會工作會消耗掉很多心理能量,因為每個人顛沛流離的一生,在你面前都是流浪結尾。

在我剛開始擔任社工的菜鳥時期,我常常被做不完的事情,壓得喘不過氣來。有一次,我還直接在辦公室抱著寫滿待辦清單的小白板哭了出來。

我跟督導說:「我覺得我好廢,事情都做不好……」

那時,我偶爾會偷偷在心中想著以前高中老師說的,「社工是一群人手牽手,走很遠的工作。」覺得那根本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要是40幾歲還在領聯勸(註)的補助34K薪資,到底是除了走到人間修羅場以外,還能走去哪裡。 

但隨著工作時間的累積,我的臉皮也愈磨愈厚。現在想起那時候哭到眼睛紅腫的自己,只會覺得也太可愛了吧。工作沒做完,不是常態嗎?哭什麼純情百合花。

社會工作會消耗掉很多心理能量,因為你幾乎不會在他們身上聽見什麼好故事。每個人顛沛流離的一生,在你面前都是流浪結尾。因此,那時候的我,常常下班後,立刻換裝去約會,用粉紅色的能量補回來。不過,如果和曖昧對象約會一次可以補一顆星星,從個案身上,我卻可以補5顆星星回來。

第一次補5顆星星,是在某個遊民中途之家的時候。

中途之家把個案照顧得很好。以前在街頭骯髒、面黃肌瘦的他,白白淨淨的在我眼前好好吃飯。

我從來沒有這麼滿足而專注的看人吃飯過,我覺得很好,而他也是這麼對我說的。 

後來和男友交往到老夫老妻模式後,我從攝取粉紅色能量改為攝取熱量,畢竟也沒這麼好,天天都在過年的,哪來這麼多5顆星星。個案氣死你,反而比較接近常態。 

前幾天,我一如往常的去個案阿鴻家探訪。流浪了20年的他,雖然租了房子,但家裡還是破得跟鬼屋一樣,經濟狀況也不好,所以我常送物資過去。

我手上的個案們幾乎每個都很愛發散,聊天聊到外太空去,我其實常常外表在點頭,貌似聆聽,但心中在不耐煩的盤算時機,準備切入我要的正題。

阿鴻:「我當初8年抗戰#¥&*──」

我打斷他:「好。阿鴻,你最近過得怎麼樣?身體跟生活都還好嗎?」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