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卡拉.史塔爾天下雜誌 2019-07-02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評審都是公平的,只是大腦為達到目的,將判斷標準從符合理想轉變成接受現實罷了,只要留到最後一刻,就能讓成功率提高至六成。

像是跳水、水上芭蕾和體操等這類藝術性運動,就是用「一一給分」評審方式,在每一段表演結束後就評分。人生中有許多決斷也是這麼做,比如評斷你第一次約會的感受、申請大學、或選擇科展作品等。

無論哪一種評分制度,最後再上場的勝算都比較大,包括讓你的期中報告、求職面試、或第一次約會技巧更受好評。

換言之,勝利與否取決於,你在對方時程中的順序位置,而這又純屬運氣,不是我們能控制的。

評審沒偏心,只是大腦接受了現實

有項針對1994年到2004年花式滑冰冠軍分析顯示,最後上場者有14%的機會獲勝,而第一位上場者只有3%的機會獲勝。

1998年日本長野冬季奧運中,關穎珊在美國花式溜冰選手中最被看好,而且她的勁敵塔拉.利平斯基(Tara Lipinsky)甚至比她小兩歲。

儘管關穎珊表現較佳,《紐約時報》(New YorkTimes)表示利平斯基在那次長曲項目的衣服,成功傳達一種特別形象:「我要去參加我的第一場聖餐禮,而且我可以飆出真假音。」

關穎珊在長野冬奧的長曲項目完美演出,卻沒得到金牌該有的分數,因為完美在那天太早出現,沒有得到該有的滿分。利平斯基後來才上場,離她上次在青少年世界錦標賽中,得到第五名才不過兩年的時間,她便成為年紀最輕的奧運金牌得主,創下花式溜冰史上最讓人跌破眼鏡的紀錄。

一個月之前,關穎珊才在全美錦標賽,獲得評審一致六分的滿分,之後在冬季奧運上,同樣的表現卻只獲得五點九分。想想自己是長野冬奧的評審,你如何能在看完一段花式溜冰後,就宣稱這絕對是最棒的?你會像刺青評審西德里歐一樣,給他高分,但留點更高的空間,以防之後出現更讓你驚艷的演出。然後,當你看到後來的演出或刺青作品時,只要是之前沒看過的,都會讓你感動、驚艷。

晚一點上場的好處,持續出現在各種使用「一一給分」評審的比賽當中,像是內布拉斯加州立中學體操聯賽、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 Song Contest)、水上芭蕾世界錦標賽、和伊莉莎白皇后古典小提琴與鋼琴大賽等。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求職/轉職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