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李念庭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19-07-19 圖片來源:《※玥明※命案現場清潔師》臉書粉絲專頁提供
35歲的盧拉拉(本名:盧致宏),是專門清除「非預期死亡」現場的特殊清潔員。儘管這份職業之於身心的「副作用」不小,但撇開血腥環境,各種無視於亡者的生後糾紛,每一次任務執行,不僅僅是對逝者的尊重,更多的,是對生者的撫慰與警醒……

【職場生死線】農曆七月鬼門開:那些穿梭於生、死的職人日常>>>

他不是禮儀師,卻經常面對屍體與血跡;他不是清潔員,卻成日與打掃工具、清潔藥劑為伍。

35歲的盧拉拉,是一位「命案現場清潔師」,簡單說,他的工作就是專門清除「非預期死亡」現場的惡臭與髒污。

跟盧拉拉約在一家咖啡廳採訪,冰紅茶上桌後,他特地向服務生再要了一杯冰塊,原以為是天熱難耐,要倒入茶裡,增加冰涼滋味。然而,只見他拾起一顆冰塊,輕放在手背的一小塊粗糙皮膚上。

那塊痕跡,是從事這行不少見的「職業傷害」──被「屍毒」感染,皮膚會反覆潰爛,嚴重時,患部面積還會增大。

儘管這份職業之於身心的「副作用」不小,但撇開血腥環境,各種無視於亡者的生後糾紛,每一次任務執行,不僅是對逝者的尊重,更多的,是對生者的撫慰與警醒。

有感「活人比死人難搞」,踏入殯葬業

盧拉拉大學唸的是南華大學生死學系。不過,一開始他選這個志願的理由,並不是想探索生命的意義,而是高中時在便利商店打工,期間碰上形形色色的奧客,讓他深感「活人比死人難搞」。

盧拉拉還沒畢業就進入殯葬業,而立定志向的關鍵,是大三實習的第一天。

出任務前,他滿懷期待,終於要將3年所學應用到實際面。然而,抵達現場後,他卻當場愣住:眼前的水塔裡,泡著浮腫發爛的遺體,濃烈的腐臭味向鼻腔襲來……

「這跟課堂上學到的完全不一樣!老師沒有教啊!」談起當時情景,盧拉拉始終平穩的語氣,有了明顯起伏。

不過,如此可怖的經歷,沒有促使他快步逃離,反倒轉彎思考:「雖然只是實習生,但起碼經過專業培訓,連我們都做不來,那換作一般人怎麼辦?」

抱著「至少我比別人有能力做好」的心態,他從助理開始做起,熬了1、2年,當上職涯市場上,年薪平均百萬的禮儀師。

孤獨死危機:辭去禮儀師、投身清潔業

3年前,盧拉拉不顧親友反對,遞出辭呈、離開禮儀師工作,投身清潔業。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