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19-07-23 圖片來源:廖祐瑲、黃庭予
在台灣,拍電影難;要懂得賣電影,更難。但投身電影行銷16年的王師說:「幸好有電影出現在我的青春裡。」把他的人生從兜兜轉轉「撿進」一個發光發熱的世界…

一度以為自己是「草莓族」的王師,如何變成「大將」王師?他與《Cheers》難得地聊起這段歷程。

Q:談談你跟電影間的淵源?

A:我從小學起就發現,我的興趣和很大一部分敏感度,是跟藝文相關。高中時還想過考中國文學系。高三拼命念一年,發現有神效(大笑),後來志願填了台大企管,但是老實講,企管念什麼,我也不知道。

結果,我大學成績非常糟糕,延畢一年,初級會計學3修才過。整個5年都處在一種「夢醒時分」、「陰陽魔界」的狀態。(大笑)唯一講的出做得比較有系統的事,就是看小說,和去歷史系上了非常多課。

另外一點,是台大附近有家「大世紀戲院」,本來是首輪戲院。後來它也上映很多藝術片和獨立電影,從《獅子王》、《阿拉丁》到高倉健的《鐵道員》,我都是在那邊看的,100塊錢可以看兩部,非常有意思,吸收了非常多有趣的東西。

當完兵後,我自己很清楚,我跟這個體制格格不入。馬上我也面臨選擇:到底是做大部分行銷商管人會做的事,還是去我有興趣,但既沒有試驗,也沒有實踐過,只是個想像中的應許之地?

既然現實進度已經落後,於是我先暫時拋下所謂「喜歡的事」,選了「大家覺得應該做的事」,進了聯合利華。

說起來,這跟當時考大學一樣,是個不負責任的作法。對這家公司、要做什麼事,沒有太多研究。從到職到離開,大概只做了兩個月。

當時帶我的主管,打開一張像天書般的EXCEL表,告訴我怎麼為一個品牌做規劃,我本來是個很樂觀的人,但在那兩個月間,每天早上起床只覺得「怎麼又天亮了?」看著旁邊的主管、同事走來走去,我坐在電腦前竟然有股強烈抽離感。

離職面談時,老闆問我:「你想做什麼?」我想了想回答:「我想做跟出版或電影有關的事。」

可是心中有另外一番掙扎是:到底這十幾年的求學軌跡,能一夕拋下嗎?

何況家裡非常反對,我媽媽還動用我阿姨來跟我談。她說在她們那一代,沒有人談什麼自我實現或夢想,光是餵飽每張嘴都很難;然而我很清楚,每一代人的生命追尋和社會條件都不同。她講的話,我依舊點滴在心頭,但這次我決定選擇自己覺得正確的路。

Q:後來怎麼踏入這一行?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