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19-07-23 圖片來源:廖祐瑲、黃庭予
在台灣,拍電影難;要懂得賣電影,更難。但投身電影行銷16年的王師說:「幸好有電影出現在我的青春裡。」把他的人生從兜兜轉轉「撿進」一個發光發熱的世界…

A:電影或出版工作要去哪裡找?完全不知道。既然大學常混台大誠品,記得門上始終貼著徵人啟事,就上誠品網站丟了履歷。

這過程也很有趣,第二關面試我的是組長,問我希望待遇,我在聯合利華掛”Marketing Specialist”,月薪4萬多塊,出版應該比較辛苦,我就先去零頭再自砍到3萬。

沒想到,對方聽到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圖書管理專員的薪資是從兩萬到兩萬四不等。」沒辦法,既然走到這一步了,後來我就到了誠品台大店的人文社科書區。

我在誠品雖然只做了3個月,但我參與了誠品在「台大小福店」的展店;另外就是第一次去看金馬影展,又是很大的震撼。

之後認識個朋友,正好在電影公司上班,說他的前一個同事做公關要離職了,問我有沒有興趣試試看,那公司叫騰達國際娛樂,就成了我進這一行的第一份工作。

各種跌跌撞撞中,我第一次覺得可以在這個行業留下來,是因為做了《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我非常非常喜歡這部電影,幾乎用了全部的想像力和企劃力,拼命把這部電影在台灣推出去。

以結果來講,非常成功,票房之外,甚至讓蔡康永在《康熙來了》破天荒介紹它,震撼其他同業,問我花了多少錢?我說我沒花錢,只是邀請他來看。

陳文茜也在電台節目和我連線,天哪,我可以和陳文茜連線!對一個26歲的電影公關來說,簡直是光宗耀祖了!(大笑)

我曾經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有「社會適應不良症」或是個「草莓族」。

但當時我終於確定,如果做我喜歡的事,應該可以做出一點成績。

Q:雖然創業成立「牽猴子」後,發行了不少好片。但作為電影發行端,難免要碰到市場與創作間的衝突,你怎麼平衡?

A:不同階段,我有不同的平衡方式。

公司剛成立時,應該先看、先學,當時在業務承接上,確實比較寬鬆。可是後來發覺,一旦標準太寬鬆,反而會出現很大的backfire(反效果)。

在台灣拍片是很辛苦的事,導演把房契、時間都壓進來,當然希望成功,又能得獎,又能賺錢。然而這件事很難,不管是跟出資方或拍攝方,當彼此預期落差太大時,硬接下來,除了做不好,最後我們也很難贏得口碑。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