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19-07-23 圖片來源:廖祐瑲、黃庭予
在台灣,拍電影難;要懂得賣電影,更難。但投身電影行銷16年的王師說:「幸好有電影出現在我的青春裡。」把他的人生從兜兜轉轉「撿進」一個發光發熱的世界…

現在,我的原則是,期許自己成為一個99%說實話的人。即使這實話在第一時間不見得中聽,但至少事後能贏得別人的尊敬。例如,雖然我很喜歡你的作品,但票房會打對折甚至少一個零,假如你依然覺得我們可以合作,那我會很樂意服務。

Q:比起劇情片,紀錄片你做得更多。理由是什麼?

A:這可以回溯到2005到2007年。那3年出了幾部很有意思的紀錄片,像《生命》、《無米樂》、《翻滾吧!男孩》……,當年都創造幾百萬到上千萬票房,也拿到獎項。

這是怎麼發生的?從紀錄片工作者的角度,過去他們並沒有太多發聲管道。好,那我們來挑戰最難的好了,上戲院!拷貝、轉檔,簡直貴到不行,但大家夠瘋,就拚了!

這幾部片轟動後,很多人才意識到:原來台灣觀眾沒有放棄台灣電影。他們在這裡看到台灣最有生命力的故事。

一個人要能在職涯中找到養活自己、在大多數時候都很開心、又能跟社會進行有機互動的工作,是很困難的。這一點我很幸運,尤其在紀錄片上。譬如前幾年我們發行了一部紀錄片《老鷹想飛》,後來發生了幾件事,讓我覺得很有意義。

第一是讓全聯引進無農藥契作的萬丹紅豆,就叫「老鷹紅豆」,教育消費者這樣的紅豆更健康;第二是有小學生寫信給鴻海郭台銘董事長,邀請他支持,結果郭董事長除了跟一班小學生一起看電影,還採購了三千多片公播片給全台小學。

做商業片,通常看完就結束了,比較容易影響社會的反而是紀錄片,所以我們公司在劇情片跟紀錄片的發行比例,大概是一比一。

Q:如果有機會自己當導演,你最想拍什麼故事?

A:前陣子看到一則日本新聞,我非常喜歡,喜歡到覺得這故事應該被拍成電影。

那則報導的主題,是日本最重量級的設計獎2018 Good Design Award ,將首獎頒給「寺廟零食俱樂部」,成為有史以來「第一次由和尚抱回的年度設計大獎」。

「寺廟零食俱樂部」是一個由日本奈良寺廟安養寺自發串連,為貧困兒童及家庭建立的食物援助非營利組織平台。發起「寺廟零食俱樂部」的淨土宗僧人松島靖朗說,2013年看到一則年輕單親母子無人聞問、餓死在公寓的新聞,讓他很震撼,所以開始和全日本的寺廟、團體合作,把信眾提供的食物,有系統地發送給需要的家庭。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