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所大爺酷青酷業 2019-09-27 圖片來源:電影《返校》官方宣傳照
距離我們不遠之前的那個時代,還存在著以法律和體制作為思想控制媒介的政府。「自由」是那個時代不被允許的,而現在的我們呢?

近期最夯國片之一,莫過於自〈赤燭遊戲〉所推出的同名電玩遊戲所改編的電影《返校》。

劇情講述1962年(民國51年)戒嚴時期,虛構的翠華高中裡,高中生方芮欣和魏仲廷,半夜在空無一人的校園醒來,兩人嘗試逃出學校並尋找失蹤的老師,卻發現學校有著鬼魂和深埋已久的恐怖真相。

除了畫面上還原了1962年戒嚴時期的時代場景外,背景音樂及敘事鋪陳都相當精彩、引人入勝,角色的詮釋也成功地營造出矛盾詭譎氛圍。使得該片上映即獲得廣大關注,甚至打破近年單日票房最高的國片《賽德克・巴萊:太陽旗》紀錄。

這部電影的歷史背景設定為臺灣實施《戒嚴令》,長達38年的「白色恐怖」時期。由學校老師集合學生私下舉行的「讀書會」被告發,導致一連串令人不寒而慄的悲劇。

你沒看錯!距離我們不遠之前的那個時代,還存在著以法律和體制作為思想控制媒介的政府,就連小小的「讀書會」也是違法的。

「自由」是那個時代不被允許的,而現在的我們呢?

權力造就知識,知識鞏固權力

思想史學家傅柯思想的發展一直扣緊「知識」、「權力」與「主體」這三大軸心:真理只是權力的效果,知識也是權力的來源之一。

第一次讀到時,覺得有點不適,我的思想怎麼可能會被權力所支配呢?試想不管是在那個有禁書的時代,或是我們這個解嚴後自由的現在,從小我們所能閱讀的「知識」,就是由政府規劃的教育系統開始的。

長大後,我們自然有了思想與價值觀的框架,在知識的選擇上,是否早已默默「被禁止」了呢?

媒體科技的演進,我們「自由」了嗎?

除了從小的教育外,隨著媒體科技的進步,演算法的左右下,媒體與人工智能快速地幫我們決定了我們能看到的大半資訊。不僅如此,演算法更在追蹤我們的行為軌跡後,將「他們」想給我們的內容、商品,充斥在生活碎片化的時間上頭。

一雙雙無形的之手,早已在看似自由、開放的社會裡,樹立一道道邊際,不作聲地將知識做了挑選,我們真的知道被屏蔽的資訊是什麼、有多少嗎?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