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呂白今周刊出版 2019-09-27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這或許是有史以來,學歷最高、享受過最豐沛物質的一代,一朝夢醒才發現世界不屬於你,高學歷不是就業的保障,起薪與20年前相差無幾,但物價、房價卻再也回不去。

我問一個朋友:「為什麼現在看起來這麼頹喪?」

她回覆我:「因為生活就是如此喪心病狂。」

喜歡的工作賺不到錢,賺得到錢的工作不喜歡;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喜歡自己的人自己又不喜歡;甘於現狀被說不上進,為了夢想被說不現實……才二十幾歲,就想過四十歲的生活了。生活單調,前途迷茫,對內無恩於家庭,對外無功於國家。明明年紀不大,卻彷彿看透了人生。持續性鬱鬱寡歡,間歇性傻笑瘋癲。連小確喪這樣的詞都上熱搜了,厭世喪文化確實是流行到不行。

於是,我找來一堆九五後聊了聊。發現佛系的人生都是相似的,而喪的人生卻各有各的喪。

「滑完抖音,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深夜兩點多了。我去……」

「本來想早睡的,怎麼又熬夜了。想了想,明天肯定起不來床,把課也蹺了吧……」

越來越覺得,熬夜成了我們九五後的通病。有時候,是因為作業和工作太多,不得不在深夜挑燈奮戰。白天獻給社交,夜晚留給工作。夜晚才是我們頭腦最清醒的時候,一雙無神的眼睛盯著發出微光的電腦螢幕,手在鍵盤上機械地敲著。但更多的時候,是因為這該死的手機。

十一點不到,就躺在床上了。睡了一會,摸起手機,回一下訊息,看一下IG,然後打開抖音,每次都說看完這個就睡,結果一直笑到深夜兩三點,實在撐不住了才作罷。

新聞上說,耳鳴和心跳加快是猝死的前兆。我每天睡前,都能聽到自己急促的心跳聲,都很害怕自己馬上就要猝死了。

可是第二天,熬夜依舊。

今年,我在雙十一買得最多的東西,除了枸杞,就是生髮水。是的,在本應脫單、脫貧的年紀,我卻開始脫髮。平時有事沒事,我都不敢摸頭髮,怕抓下一大把的頭髮。而且也不敢綁頭髮了,不忍心面對自己日漸上移的髮際線!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