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大師兄寶瓶文化 2019-10-03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喪禮之後,那些遺憾和痛苦才真正開始……

我們到了一個看似還不錯的住宅區接小飛俠。一到現場,滿地鮮血,亡者倒臥在一樓的店面前,老闆氣急敗壞地站在門口,不斷碎念亡者的家屬:

「你們這樣,我還要營業嗎?」
「這邊的店面多貴,你們知道嗎?」
「你們這些人怎麼那麼自私呀!」

他說得雖然沒有同理心,但是也沒錯,假如一生的積蓄都砸下去買這個店面,被這樣一跳真的差很多。

家屬在旁邊沒有生氣,有的是迷惘的眼神,不敢相信跳下來的是自己的兒子。

社區保全指揮交通,鑑識人員拍著照片,警察詢問家屬,亡者平常的交友狀況與精神是否有問題,鄰居在旁指指點點,旁邊有另外一台葬儀社的車特地繞過來看有沒有案件可以撿……

世間的一切事物都在運行,只有躺在地上的這個亡者是停止的。

想要那麼痛苦惹人注意,你希望得到什麼?你希望表達什麼?

我們在後面戴好手套、抬著擔架,等待鑑識人員說OK,我們就要上前執行工作,突然,鑑識的大哥對我說:「可以幫我翻一下他的口袋嗎?」

於是我們往前走到屍體前,破碎的腦袋,從面容看得出來是一個年輕人,以一種難以想像的姿勢躺在地上。

我照慣例對他說聲:「不好意思。」就翻翻他的口袋,發現裡頭有一些撕毀的碎片和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今生不再相欠,來生不要再見,給你們兩個自私的王八蛋!

這幾個字看起來很無厘頭,鑑識人員也猜不出是什麼,於是拿給後面正在被問話的家屬看。他們一看,做媽媽的整個人抱頭崩潰,想衝過去抱著兒子被阻止,她大喊:

「對不起!對不起!我是為你好,我是為你好!為什麼叫我王八蛋?你快起來呀!」

那一夜,我想著那支離破碎的身體、想著嘶吼的媽媽、想著口袋的碎片是什麼,想到我睡不著。

我有點害怕,怕的不是小飛俠的畫面,而是那個媽媽嘶吼的表情。

往生者其實沒什麼好怕的,最慘也是支離破碎,但是活著的人那種聲嘶力竭、那種絕望的眼神,是最可怕的。

隔天相驗的時候,媽媽沒來,只有爸爸到場,檢查官與法醫約好兩點見,他卻提早來了。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