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One-Forty酷青酷業 2019-10-14 圖片來源:Joan Pabona
「我的興趣是攝影。」這是Joan Pabona自我介紹的第一句話。而在成為攝影師之前,她曾經是一名外傭。

「在新加坡晚上11點才睡覺,但我原本在菲律賓是8、9點就睡覺了!」她笑說自己的家鄉是一個非常寧靜的小鎮,如果關掉所有的燈,就是睡覺的時候到了。

在新加坡工作4年的生涯裡,她有長達2年的時間是沒有放假的,即便後來成功向雇主爭取到放假,但她已經思考要離開當地,到薪水更高的香港工作了。

初到香港,Joan原以為和新加坡並無差別,但讓她驚訝的是移工在當地原來是有固定休假日的,所以她能利用假期和同鄉聚會,同時也有多餘的時間發掘其他景點。

而另一點和新加坡不同的是,香港顯得更擁擠,「我一開始不太習慣住在太擠的地方。就像你起床的時候,廚房就在你附近,廁所也是。但我必須再更理解(這個環境),因為這就是我雇主的家。」

擁擠之外,她也有感這座城市快速的步伐,無論是行色匆匆的路人,還是速度極快的手扶梯和電梯,這種「速度感」也延伸到她的工作裡。她笑言「聽到早上的鬧鐘響就要馬上起床,不然所有的事情都會被拖延。如果你誤點一分鐘,一切可就麻煩了!」

每一天早上6點,她就起床準備早餐給雇主的小孩,並在7點05分前帶著小孩到公車站,等待7點10分準時抵達的公車。接著,她就開始打掃家裡、去市場,並要求自己在1點15分前完成所有的工作,再去接小孩。最後,她會在7點半前完成晚餐,9點半上床睡覺。

日復一日,Joan很快就適應了這樣的生活。除了有較高的薪水和固定假期,她也漸漸聽得懂一些粵語和中文。儘管如此,Joan卻覺得自己就像機器般,生活少了些什麼。

「有一天休假,我就坐在中環,那一刻我問自己『我的人生目標是什麼』?」

Joan每2年才會回菲律賓一次,每次的分離都提醒著她不能一輩子都在海外工作,尤其媽媽更不斷叮嚀她「你應該要完成你的學業,教書比較好……」這也讓她開始問自己,「我要怎麼成為更好的人?」

回想起大學時光,Joan有感從沒認真思考過人生目標,也從未幫自己做過決定,很多事情都按照媽媽的意願執行。那一刻起,她意識到是時候認真看待深埋心裡已久的夢想,「我要成為一名攝影師!」

異鄉日常:「不要受限於身份」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