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One-Forty酷青酷業 2019-10-14 圖片來源:Joan Pabona
「我的興趣是攝影。」這是Joan Pabona自我介紹的第一句話。而在成為攝影師之前,她曾經是一名外傭。

Joan開始上網搜尋所有相關資料,並在2015年加入一間名為Lensational的非政府組織。該組織成立於2013年,致力透過攝影讓女性充權,主要學生是來自菲律賓和印尼的家庭移工。

當她掌握基本的攝影技巧和構圖後,便決定送自己一台相機當作那年的生日禮物。那台相機要價5千塊港幣(約新台幣2萬塊),考慮到自己有限的經濟能力,她於是向姐姐借錢,並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在一年內還清。

拿到新相機的她非常興奮,不論放假或是平日的休息時間,她都會帶著相機,擔心錯過任何一個瞬間。她最喜歡到香港的熱門景點拍攝,例如人潮洶湧的尖沙咀和銅鑼灣。

儘管如此,她的作品卻讓人難以聯想到是繁華的香港。在她的鏡頭下,香港是孤寂的、是安靜的,也是寂寞的,「或許我成長的地方是很寧靜的小鎮,每天都可以聽到公雞啼叫和小鳥聲,所以我都在尋找香港『寧靜』的一面。」


▲Out of the Box

對她而言,攝影更像是紀錄和對自我的挑戰,無關得獎和名利,就像她在僱主家拍攝樓盤女工整理安全網的照片──Sacrifice一樣,這是她在香港生活的其中一部分。所以回想起當初以Sacrifice得獎時,她仍覺得不可思議。

「在頒獎典禮上,我其實也聽不懂主持人說什麼,最後只聽得懂他唸了我的名字『Joan Pabona』。後來在電視機裡看到自己,其實蠻有趣的!」她得獎的消息很快也就傳開來了。

「我隔天醒來,(手機)收到很多祝福的訊息。回到菲律賓之後,也很多記者來採訪。」Joan表示家人也為她感到驕傲,例如她的哥哥在臉書上傳了得獎的消息,媽媽也在菜市場上收到來自朋友的祝福。

她坦言得獎讓自己變得更有信心,也提供外傭們發聲的管道,「我希望可以做培力女性的事,我們都有夢想和熱情,不要受限於身份。」

在她心裡,得獎同時也是對媽媽的鼓勵。她不止一次在訪談裡模仿媽媽對自己「嘮叨」的口氣,所以這也像是對媽媽宣告,「嘿,媽媽,我已經36歲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事!」她說,在媽媽眼裡,自己就像個永遠長不大的女孩。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