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One-Forty酷青酷業 2019-10-14 圖片來源:Joan Pabona
「我的興趣是攝影。」這是Joan Pabona自我介紹的第一句話。而在成為攝影師之前,她曾經是一名外傭。

那一天和一般日子並無差別。

當時仍是外傭的Joan Pabona如往常般在清理雇主家的窗戶。3年來,從8樓的高度往對面望去,她都會看到樓盤工人在烈日下辛勤工作。她感同身受,因為這些工人某種程度上跟自己一樣,為家庭生計付出。

那個當下,吸引她目光的還有一位被安全網包圍的樓盤女工人。看著女工人正在整理安全網,又看到她周圍強烈的光線和對比度,她按下快門,趕緊記錄眼前的這幅畫面,並取名為Sacrifice。


▲Sacrifice

後來,這張照片在2018年贏得《國家地理會德豐青年攝影大賽》中「香港人和事」組別第2名。如今,Joan在香港的外傭工作合約已結束,目前是一名全職攝影師。

原鄉啟程:「起起伏伏的10年。」

「我的興趣是攝影。」Joan Pabona自我介紹的第一句就這麼說。在成為攝影師之前,她過去分別在新加坡和香港擔任外傭近4年和6年的時間。從外傭到攝影師,她以「起起伏伏」來形容這10年,開始娓娓道來這一段生活歷程。

來自菲律賓的一個小鎮,Joan是家中老么,有三位哥哥和一位姐姐。年輕時的她雖然喜歡攝影,但她選擇聽從媽媽的話,在大學選讀「中學教學」學士學位(Bachelor of Secondary School),未來畢業後就可以當老師。回想起來,她說「我那時候只會聽媽媽的話,已經忘記了自己的攝影夢。」

升大二那一年,她不忍心看到媽媽負擔自己昂貴的學費,於是停學到工廠打工。儘管哥哥畢業後想讓她完成學業,但她已無心再回到校園。而當生活支出變大,且廠工的薪水在當地也不高的情況下,她決定到新加坡擔任外傭,賺取比菲律賓高兩倍的薪水。

Joan仍記得第一天到新加坡的不適感。那份不適感是在還未來得及熟悉一切,就必須與雇主住在同一屋簷下的心情,「你睡在陌生人的家,同時你也很想家,想念家人和菲律賓的一切。」

想家之外,還必須打破原有的生活習慣,重新適應新環境,不管是瞭解雇主的做事方式、當地的語言和文化等。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