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若寧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19-11-08 圖片來源:wikipedia.org
生長在萬華街頭,鄭宗龍曾經是「七逃囡仔」。因為迷惘,他曾拒絕跳雲門的《薪傳》,沉迷網咖三天三夜不肯睡。也因為困惑,逃離了自小擺攤的街頭,獨自一個人到印度、紐約去流浪。如今鄭宗龍將在雲門舞集正式接班,跨過新舊時代的交界,外界都在觀望,鄭宗龍要帶雲門舞集走到什麼地方?

他說自己終於變正常了。

10月的最後一天,天在飄雨,鄭宗龍在國泰金融大樓開記者會。他現在最醒目的頭銜是「雲門接班人」。原因是70歲的林懷民宣布退休,明年年初,今年44歲的鄭宗龍將接下雲門舞集藝術總監的位置。

記者會上,他拿著麥克風,宣布要把雲門的舞蹈,帶入美術館、博物館,甚至縣政府大廳。「希望大家在博物館走一走,突然聽到林強的『向前走』,一轉身,有人把你拉起來跳舞,」台下漾起一片溫馨笑聲,他接著講:「我們想在這個土地散發更多歡樂氣氛,讓大家知道舞蹈可以很靠近。」

這番表演理念像鄭宗龍的生命縮影。出生在萬華,家裡又開拖鞋廠,他的藝術天份展露極早,8歲那年就自己報名了舞蹈實驗班,他的人生自此在艋舺街頭和舞蹈教室之間來回擺盪。

從小在剝皮寮街區走跳,鄭宗龍的靈魂桀驁,對自由充滿嚮往。2018年接受採訪,他談舞團,說的還是「我們跑江湖的人,有演出才有收入」,又坦誠自己「每一次走進練舞房都想逃回家」。

林懷民曾說自己羨慕鄭宗龍擁有街頭的旺盛活力。鄭宗龍不要,他說自己想成為「圖書館裡那種彬彬有禮,可以控制自己身體的人」,為此經歷了痛苦的練習。他坦言自己面對人群會尷尬,致詞很辛苦,連笑話都要逐字逐句地背。入了雲門以後,有次得上台說話,他在後台緊張得不得了。有人勸他「做自己就好」,他生氣回:「我多努力才變成這樣,做自己是要打回原形嗎?」

這也許是他說自己終於「變正常」的理由。正常是相對於叛逆的少年時期,根據他的說法是「當時能躺著就不想站」,當然也沒想過要接下雲門的薪傳。

10年前他接受Cheers雜誌專訪,那時他因為脊椎舊傷,剛從雲門的專業舞者轉作編舞家。他從排練場趕來,一襲黑衣黑褲,手上拎著黑布包,眼神裡有衝撞世界的火花。彼時鄭宗龍還沒有足以引起鎂光燈追逐的頭銜,有的媒體介紹他,還特別說是「小S高中時暗戀的學長」。

揮別街頭、退出舞團

如果人生一無所有,要做什麼?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