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林若寧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19-11-22 圖片來源:一晌電影有限公司、廖祐瑲
為什麼「胖」是髒話,「瘦」卻是讚美?電影《大餓》揭露胖女孩減肥的辛酸與對愛的渴望,打敗返校,摘下第金馬影展「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主演蔡嘉茵更以黑馬之姿,入圍了第56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電影幕後,導演謝沛如與蔡嘉茵直率地聊起自己的成長點滴。願所有看完《大餓》的觀眾,都有勇氣對身材的批評自信回擊,如同電影的霸氣台詞:「去你媽的更完美的自己」!

謝沛如期待每一個看完《大餓》的人,都可以多一點對霸凌的意識,少一點對身體的抗拒。對於身材、性別,或者一切有形無形的社會規範,「去意識到不只自己小心翼翼,其實大家都很在意,」謝沛如有力地說:「不只你不完美,每個人都不完美,所以不完美根本沒有什麼了不起。」

至於飾演阿娟的演員蔡嘉茵,初試啼聲就以《大餓》入圍了金馬56最佳新演員獎。但這只是她演出的第一部電影。高中打籃球,大學學聲音技術,她藏身舞台幕後5年,才在一次客串演出後正式踏入表演領域,幾乎是素人演出。

從籃球舞台退場 ,在電影舞台重新找到位置的新演員

謝沛如形容蔡嘉茵的表演「很放鬆、很有生活感」,蔡嘉茵對此的解釋是「因為我很習慣被觀看」。籃球員出身的她,曾經騁馳球場、牽動無數觀眾的吶喊,以體保生資格上了北一女,而後再進台大。

人生看似順遂,嶄新的大學生活正要開始時,彷彿命運的玩笑,18歲那年,她受了傷,被迫離開球場。「我覺得自己被拋棄了,我不敢看籃球比賽,不想面對這些,」蔡嘉茵說。

不習慣自己無法打球,不習慣從嚴謹的球隊紀律轉變為自由的大學風氣,「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進台大不到兩個月,我就休學了」。同齡的朋友在探索大學生活,她和國中同學一起創業,開了家新加坡烤土司店。每天試吃試喝,短短3個月,胖了20公斤,從此「再也回不去了」。

「其實我根本沒有哪一天突然覺悟,覺得身材無所謂,」蔡嘉茵停頓半晌,想了一想:「只是關注的面向一直在改變。比如拍了電影啊,讓我身心變得比較健全,想開了一點。」

出身單親家庭,電影之於蔡嘉茵就像保母,幾乎是被港片養大:「小時候媽媽不在,我就一個人就看龍祥、衛視電影台,很孤獨的時候,都是電影陪著我。」

有句話說「減肥是終身事業」,「做自己」這條路也一樣,旁人的耳語,像永無止盡的磨難。

母親過世那年,蔡嘉茵在家裡躺了半年,放棄打扮,生活得邋邋遢遢,「整個人都廢掉了」,過去照顧生病的母親燃燒太多心力,她只能這樣照顧自己,並且假裝對於一切都「沒事」。

有一次,蔡嘉茵在士林吃卡拉雞腿堡,張口一咬,門牙喀一聲斷了,她放了一整個禮拜沒處理,每一次微笑都有空洞。不補牙齒暫時沒事,但是她的心,其實有事。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