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若寧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19-11-22 圖片來源:一晌電影有限公司、廖祐瑲
為什麼「胖」是髒話,「瘦」卻是讚美?電影《大餓》揭露胖女孩減肥的辛酸與對愛的渴望,打敗返校,摘下第金馬影展「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主演蔡嘉茵更以黑馬之姿,入圍了第56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電影幕後,導演謝沛如與蔡嘉茵直率地聊起自己的成長點滴。願所有看完《大餓》的觀眾,都有勇氣對身材的批評自信回擊,如同電影的霸氣台詞:「去你媽的更完美的自己」!

好天氣,胖胖的她和瘦瘦的他,一起去兜風。

男主角笑得陽光都要融化,說這是他買的第一台車:「妳就是我載的第一個女生喔!」

她沒笑,直覺地回應:「我不算吧。」沒說出口的自卑藏在心底:也許,在世界的惡意裡,105公斤的胖子根本沒有當女生的權利。

這是電影《大餓》的片段,細細描繪胖胖女生阿娟所遭遇的殘酷日常。在電影其他場景,阿娟打開家門被罵死肥婆、媽媽送的生日禮物是為她報名魔鬼減肥班;在幼稚園當廚師,孩子叫她「大恐龍老師」、說她「小心越煮越胖」;連喜歡的男孩子,都笑著勸她「改變世界太難了,改變自己比較快」。

以親暱包裝的傷害算不算傷害?以多數為標準的答案是不是答案?這是生命的殘酷叩問,在《大餓》裡,謝沛如用食物來談。

焦糖色滷雞腿、太陽狀荷包蛋⋯⋯,熱騰騰的飯菜特寫,對應女主角阿娟的廚師身份,有一幕,安親班的孩子扒著飯,阿娟在減肥,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還是忍著,對孩子說:「你吃,我不餓」。

漂亮、瘦瘦香香的女生,成了電影中胖子阿娟要努力追求的目標,那才是世人眼中「更美好的自己」。為了被愛,最好拼命努力。

從自身經驗取材,導演要對抗社會霸凌

這是導演謝沛如的第一部電影長片《大餓》取材自少女時期的記憶,當時因肉肉的身材,她被同學用台語喚「阿肥、阿肥」,雖然謝沛如不覺得是霸凌,「我覺得自己算是很幸運的胖女生,她們的叫法很親暱」。但是每當看著那些漂亮、制服燙得筆直的女同學,她覺得自己好像永遠和別人差了一大截。

「那時候甚至不覺得自己是女生,胖子屬於另一種性別。」

現在的謝沛如戴著粗框眼鏡,白淨纖瘦,幾乎看不出來過去圓潤的痕跡。但活在一個對身材有標準的世界,「我到現在都還是有不安全感。電影幫助我說出來,說出來感覺好一點。」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