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225期 2019-11-27 圖片來源:卓杜信
大部分人認識吳姍儒,都是透過「主持人」這個角色。不過,這次採訪,吳姍儒對「主持」談得很少,更多的是「寫作」,和她從中自我療癒的歷程。

大部分人認識吳姍儒,都是透過「主持人」這個角色。尤其在2016年,她與父親吳宗憲主持《小明星大跟班》拿下第51屆金鐘獎「綜藝節目主持人獎」,成為史上最年輕的金鐘綜藝主持人;2019年又與黃子佼以《一呼百應》拿下第54屆金鐘獎「益智及實境節目主持人獎」,更確立了她「主持界新星」的形象。

不過,這次採訪,吳姍儒對「主持」談得很少,更多的是「寫作」,和她從中自我療癒的歷程。

外型亮麗,聲音清脆,一拿起麥克風就活力十足的吳姍儒,人生中其實也行過一段幽谷。14歲出國當小留學生,21歲回國後本來擔任英語教師,後來才意外進入演藝圈。

自我要求高、凡事都很「ㄍㄧㄥ」的她,是那種念書時即便父母不在身邊監督,也一定晚上10點就回家;為了隔天要工作出鏡,凌晨2點收工後還會繼續運動到4點的「超自律性格」

然而也因為如此,有長達2年時間,她反覆發燒,沒來由的生病,一度被轉診到血液腫瘤科。

當時遇到母親的癌症主治醫生,問她「妳怎麼在這裡?」她才終於掉下眼淚:「我說我不知道,我已經2年找不到原因了,可以幫我嗎?」

透過寫作,她開始正視內在隱藏多時的情緒,「看到很多自己破碎、受傷的樣子,」她說,「但沒關係,好好研究,才不會帶著破碎的狀態和別人相處。是保護別人,也是保護自己,」吳姍儒說。

演藝圈是最殘酷競爭的環境,問她作為「星二代」,與父親共事,壓力大不大?吳姍儒搖搖頭說:「我從來不想證明自己。」

要說「比較」,不如說她更想呈現出一種「父女關係」的新可能——跟父親工作是「可能」有默契且順利的、跟父親搭檔是「可能」彼此扶持探究的、跟父親相處是「可能」開口說愛的。

這一天,吳姍儒展現了和螢幕上不同的另一面。

Q1:寫作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A:很多人覺得我的夢想「看起來」是進演藝圈,但其實我從來沒有這個計畫。從小唯一能讓我安靜下來,甚至療癒自己的,就是寫作。我7歲就曾經跟爸媽講:「我想要當個作家」。

延伸閱讀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