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賴若函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19-12-03 圖片來源:廖祐瑲、張智翔提供
週間晚上的台東長濱鄉,難得熱鬧。來自台北的媒體團、與在地阿美族人,一起在小酒館牽手跳舞高歌,享受在地的愜意。一旁的老闆阿翔笑笑看著,一面招待大家啤酒。今年四十歲的他,曾是聯發科工程師,四年前卻選擇辭掉年薪數百萬工作,栽入這片令他著迷的土地...

阿翔說,看到部落的人去海裡抓龍蝦,本來他想著多抓一些、賣到好價錢改善經濟,但是當地人只說「夠用就好,不然孩子、孫子沒得吃怎麼辦」。

就是這句話,開始衝撞他的價值觀。放下年薪數百萬的生活,對阿翔來說,並非沒有掙扎:「我也是想了3年多,才決定辭職,走入簡單生活。」阿翔感慨,以前工作、應酬到半夜是常態,現在妻子看著皮膚黝黑的丈夫,反而說他「終於變正常了」。

如今的阿翔,腦海裡想著的,永遠是「我要do something」,相信涓滴成河,有朝一日,長濱的人口將不再外流、產業也跟著發展起來。

這樣的理念,來自一次與部落伊娜(女性長者)的對話。有一次他走在田邊,看到伊娜坐著板凳看海、一邊數數,一問才知是在算「日子」。「她在算距離下一個連續假期,去城市工作的孩子什麼時候回來看孫子、而她可以看到孩子。」阿翔聽了很心酸,也就此決定──

「不管怎麼樣,去做(改變)就對了!」

當農夫,他堅持有機耕種,相信「當你友善土地,土地就回報」。後來田地交給部落青年耕種,阿翔則開起了小酒館和露營地,「我學的是IC設計,但最喜歡建築設計,所以就自己打草稿、從高雄買來貨櫃,找部落的人來做工程。」阿翔的工業風「禾多小酒館」,顧名思義就是稻田很多,以及他北部、東部兩邊跑的「移」動生活。

最初,他的田每年收成兩萬公斤的米,根本賣不掉。「我的後車廂都塞滿滿的,逢人就送,不然就只能送碾米廠打掉。」但是阿翔沒有就此灰心,在一場應酬中認識一群廚師,聽聞長濱米的Q彈口感,正巧和義式燉飯是絕配,就這樣,在2013年開始了餐飲副業。

他和前同事合資的「禾多餐廳」,把約一半的收成、10,000公斤的米賣到台北,燉飯成了店內熱銷料理,月營業額約在50到60萬之間,扣掉原物料、人事成本,雖是薄利多銷,卻也漸漸站穩腳步。在科技公司擔任行銷主管10多年的他,透過大數據分析,下一步將在大坪林站開設分店,「我們不開街邊店,會在巷子裡;根據來客分析,選舉期間的餐飲消費力較低,所以我們會等明年大選完後再開幕。」

露著真誠笑容,默默地連結他人、做他覺得正確的事情,這就是阿翔。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創新創業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