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張西三采出版 2019-12-26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因為時間沒有盡頭,所以活著的人才需要活得用心、變成彼此的連結,在有限的生命裡,好好走這難得的一段。

我有一點忘了什麼是照顧...

她的母親問我:「妳還住在家裡吧,家裡有爸爸媽媽能夠照顧妳,比較能安心工作。」

我露出自然的笑容:「沒有,我和妹妹在外面租房子。」她的母親愣了愣:「妳住在外面了?」我點點頭,沒有額外的尷尬,笑容仍在嘴角。

要離開的時候她的母親送我們到門口,她們說了些日常的話,下次什麼時候回來、有想吃什麼嗎、台北的房子想一下啦該換了、不要一直熬夜、太累就換工作沒關係。

等她穿好鞋子,她的母親伸出雙手,她也伸出雙手,她們給彼此一個擁抱,那畫面在昏黃的天色裡恰到好處。

她的母親淺淺地說:「這是我們的例行公事,妳要不要也來一個?」然後看向我,伸出雙手。「好呀。」我說,然後我也伸出雙手。我們自然地擁抱著。

她的父親已經在車上等我們,上車後她的父親裝作譴責的口吻說道:「今天怎麼沒有跟媽媽抱抱。」她笑著說:「有喔,是你沒看到。」她的父親露出笑容,轉動方向盤,車子緩慢地往前。

其實我沒有看到她的父親是否有露出笑容,但我相信他有。車子緩慢地轉彎,她將車窗打開,往後方望去,她的母親沿著小路走向巷口。掰掰、掰掰,她說。她的母親站在那裡,也露出掰掰、掰掰的嘴型。

後來她說,小時候去上學,母親說她總是說完再見就跑向同學,幾乎不會回頭。

「爸爸媽媽其實會在意,因為他們會看著我們到最後,如果妳願意回頭一次,他們就會很開心了。」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語重心長的口吻。她知道這雖然只是小事,但是值得放在心上。愛已經浸入日常細節。

抵達車站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遠處的街燈亮起,我走在她的右側,看不太清楚她的臉,我想她可能也看不清楚我的,我直視前方,忽然有一股想哭的感覺。

「我知道了,」我說:「難怪妳這麼溫暖,因為妳的家人也好溫暖。」大概已經泛起眼淚了吧,還好夜色保護了我的表情。

無論是一起吃飯的餐桌、餐後坐在餐廳看電影的時光,無論是我們出去了哪裡,她的母親問的那句簡單的,要不要回來吃要說一聲喔。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