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吳佩旻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20-01-14 圖片來源:吳佩旻、林莉菁提供
1973年生的旅法漫畫家林莉菁,幼時參加漫畫比賽連連得獎,卻因升學主義的社會氛圍放棄畫畫。台大歷史系畢業後,她才重拾畫筆,憑著敏銳的歷史觀察與反思,出版《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一書,以詼諧的筆觸,還原當時台灣戒嚴、威權教育、賄選亂象等「大時代下的秘密」,在台出版3天後就再刷,熱銷逾2萬本,還入選「法國大巴黎區高中生好書推薦名單」、「高中讀者文學獎」,是8名得主中唯一的亞洲人,成為台灣之光。

林莉菁去年出版第三本書《Fudafudak閃閃發亮之地:Formosa環保小農奮鬥記》,近日返台宣傳,演講時她全程說台語,問了才知道,原來從小受黨國思想薰陶的她,童年曾一度鄙視台語,長大後覺得荒謬,決心改變。

「我是屏東林邊長大的囝仔,台語是我的母語,為什麼不能說?」林莉菁反問。為了傳達這個想法,她甚至將書的封面設計成一個被加工的舌頭,藉此諷刺早期禁說母語的規定,就如同「剪掉台灣人原本的舌頭,縫上新的國語舌頭」。

畫家夢被打槍,卻啟蒙歷史思想

林莉菁看似作風犀利,但她並非從小就如此有主見;真正成為漫畫家,背後也有一段曲折。

「我小時候常畫保密防諜,老師告訴我們,要解救大陸同胞,因為大陸同胞都在吃香蕉皮,」林莉菁正色地說。小時候,她也搞不清楚什麼是保密防諜,只是一股腦地愛畫畫。升上國中時,她興奮地考上學校新設的美術實驗班,卻發現學校請來的是升學專長的金牌名師。夢想的美術班生活,換成天背誦、考試的「升學資優班」日常。

有一次,她表明想當畫家,家人卻回她一句「做興趣就好!」,她這才了解,原來社會上存在著一種「愛畫畫很棒,只要別當飯吃就好」的奇怪邏輯。

她聽從老師建議,考上北一女。由於學校距離總統府不遠,周邊常有示威、遊行,但受到黨國教育影響,她沒對這些訴求表達支持;直到遇見當時的歷史老師,才開啟她對政治運動的理解。

因著對歷史的喜愛,林莉菁考上台大歷史系,入學後卻發現自己更熱衷於透過台灣文史踏查社團與小劇場去了解台灣本土文化與歷史,讓她不斷自問:「真的要走歷史這條路嗎?」同時她也反思,過往的填鴨式教育,讓學生都宛如「飼料雞」,關在牢籠裡吸收被餵養的知識,缺乏自主思考能力。

有一次,她嘗試將西洋上古史作業改用第一人稱敘事方式寫成劇本交件,竟獲得老師認可,這才讓她確立了重拾創作的志向。

在那之後,她開始花大把時間參加社團,學法文、插畫,趁此重拾熱愛的繪畫,並於畢業後踏入出版業,從事兒童繪本插畫。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