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白宜君太報TaiSounds 2020-01-14 圖片來源:Unsplash.com、wikipedia.org
在台灣,年節加班雖不是全民運動,但看到百貨公司跟便利商店排滿了消費人群,我們除了心生感激,也不免慶幸自己是消費者而不是加班人。隨著時代變化、科技發達,地球雖然已經濃縮成了地球村,但各地長假生活仍是大不同,在放假之前,一起來看看其他國家的長假風氣吧。

不但放假放得磊落舒坦,最後多提一句,歐洲法院(The European Union Court of Justice)在2015年就宣告,若是勞工的工作屬性必須靠交通工具在點與點之間不斷移動:比如說業務、鐘點看護工等職業類別,則勞工的通勤時間也是工時,雇主必須保障勞工不超時工作,且讓勞工的工作地點相距不要太遠,以保護勞工的安全與健康。

工時規定,史上勞資雙方交戰第一關

其實,十九世紀以來,三八工時制(八小時工作、八小時休息、八小時睡眠)就已成為國際工時制度主流。第一個提出的人是一名英國工廠老闆羅伯特‧歐文(Robert Owen),雖然他也是資方,卻認真把「勤勉認命」的勞動價值轉換為「有效率、且員工身心健康更重要」的這一面。

歐文老闆提出縮短工時的時間,是距今200年前的1817年,不僅台灣政府有關機構如教育部、勞動部、立法院,可以多花力氣研究工時長短與投入精力是否成正比,台灣各大老闆們,在午夜夢迴時也應該捫心自問,想想兩世紀以前的歐文先生思想是如何到位的。

工時規範一向是勞工立法以及勞工爭取權益中最早被關切的議題,1919年成立的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簡稱ILO)。

在第一次國際勞工會議(International Labor Conference),就已經提出工作應限時,並提供工作者適當之休息時間。在18世紀的工業革命浪潮瘋狂將人類釘在每個職缺上,做一顆不能休息的螺絲釘後,人類終於意識到超時工作對員工的健康及其家庭是巨大危機。

1935年,國際勞工組織頒訂第47號公約,建立「每週工作40小時原則」。1962年,為實現這個原則,頒布第116號減少工時建議書,敦促各會員國應努力。

台灣啊台灣,慣老闆請退駕

反觀台灣,即使苦苦追趕國際標準,到今天還是望塵莫及。2016年新修的勞基法才規定把每人雙週工作84小時,縮減到每人每週工時上限為40小時,貌似終於趕上了國際標準。

但你我都是勞工,對於去年的勞基法修訂應該民怨猶存。

勞基法在2017年鬆綁七休一、可彈性延長工時,並維持砍七天假等為資方服務的條款。雖然賴清德幾次上火線說明有許多「但書」,如:勞工延長工時或於休息日工作後,可依意願選擇補休;當年度特休假未休完,可遞延一年。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