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若寧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20-02-01 圖片來源:廖祐瑲、三應出版社提供
品油師,是什麼樣的職業?為什麼為了找一滴好油,品油師王甯從德國到埃及,不惜走遍世界?其實王甯曾經是知名藥廠高階主管,家裡的常備藥多到可以開家西藥房。無奈藥罐擋不住罹癌的噩耗,走過跌宕人生,是油,帶著她從死亡的邊緣重新展翅。受訪這天,夕暉正好,王甯捧著品油專用的藍色玻璃鬱金香杯,緩緩說起尋油、品油的人生體會⋯⋯

「我有意識地開始吃『神造物』、不吃『人造物』,相信大自然絕對能養活我們,」她篤定地說。追溯食物源頭也讓王甯意識到,過去自己毫不在意入口的「油」,是好是壞有多麼重要:「脂質構成細胞膜,是人體必需的營養素。就像身體的地基,吃壞油,就是在蓋海砂屋。」

為了幫「壞了了」的身體大改造,她開始上山下海找建材。先從曾被帶上太空的超級食物「沙棘油」試起,她把沙棘油加到性偏寒涼的蔬果汁裡,又把沙棘油混入美白面膜,敷在放射線照射過的皮膚上,「本來我的肚皮像黑醬瓜,後來死馬當活馬醫,兩個星期後居然有皮屑脫落,慢慢顯露出本來的膚色。」雖然癌症的成因複雜,不見得能一概而論,但王甯「一試成主顧」,對好油自此著了迷。

找好油,她勇闖世界的盡頭

為了找好油,抗癌成功後,她決定勇闖世界的盡頭。

沒人脈、沒資源,她就確認油品原料的生長氣候,拿出地球儀,沿著北回歸線的國家,一路找、一路問。她到每個國家的辦事處去敲門,詢問能不能介紹可靠、懂油的當地人。

她先飛到黑龍江看「沙棘」本尊,發現俄羅斯對沙棘的應用更早。秉持著一股非得追本溯源的執著,她二話不說又飛首爾、再轉莫斯科,搭上火車遠征西伯利亞。

問她辛苦嗎?旅途的風塵僕僕,在喝到第一口新鮮沙棘油後,全化為被滋養的滿足:「那簡直是一口回魂、二口銷魂、三口入魂,舌頭充滿綿密的潤澤感,我覺得一切都值得了。」王甯對沙棘油如數家珍,介紹著沙棘是地球最古老的植物之一、沙棘油還曾隨著蒙古軍隊遠征,言談間全是有幸「親品沙棘油」的滿足。

她的尋油之旅一發不可收拾,甚至吸引陌生人聞風而來。有一次,一個建商找上門,說自己心臟裝了四支支架,三高纏身,就是喝印加果油才痊癒。「我心想,真的假的,哪來的肖仔!」結果聊著聊著,竟和對方越來越合拍,王甯做了個比她口中的「肖仔」更瘋狂的決定:遠赴秘魯,找印加果油一探究竟。可惜秘魯將印加果油視為國寶,嚴加保護。帶著未被滿足的好奇心,她又一腳踏入東南亞深山,走過萬重山水,終於抵達有機印加果園。

一滴油,教會我如何自然生活

黑種草油,則推著她遠赴德國、又勇闖埃及,直到踏上了那片黃沙滾滾的荒蕪之地,才發現當地正處於內戰時期。「很多人問我怎麼敢在內戰的時候過去?其實我去之前根本不知道啊,」王甯無辜地說。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創新創業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