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福原愛,彭薇霓三采文化 2020-02-17 圖片來源:篠山紀信攝影
我從不覺得「哭」,就代表脆弱,但我也期許自己在毫無保留地發洩情緒後,「想要變好」的意志力會更強。

沒有這些流淚的機會,我不會想要成為更強的人。

「妳知道撕桌球拍的膠皮會發出亮光嗎?」我曾經這樣問經紀人。她回答說,沒有特別注意過,因為這問題本身就很奇怪,誰會在烏漆抹黑的地方弄這個?當然也不知道它會發光啊。

經紀人很疑惑。

會這樣問,是因為我曾經躲在棉被裡,在一盞燈都沒開的地方撕下膠皮又貼上膠皮。那時候的我極度沒有信心,不知道方向在哪裡,遇到事情只會躲起來哭。

那一年,我11 歲,剛入選國家隊。

後來,14 歲的時候,我通過日本國內選拔,進入世界錦標賽的國手名單。那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充滿榮耀但也很不安。

在大家看來是「哇哇哇!小愛好年輕就當國手了」,我內心也是「哇哇哇!」只是這個「哇」是「我真的可以嗎?」心裡很慌亂。

有些教練說因為我有潛力所以值得栽培,但也有人說我因為年紀小,技術上還沒成熟到跟其他選手一樣好。

那麼年輕就跟大前輩們一起征戰,我緊張得不得了。每天什麼都不敢做,深怕做錯事,甚至連洗澡、睡覺、吃飯都是小心翼翼,貼膠皮也是。身為桌球選手,貼、撕膠皮是日常訓練的一部分,也知道撕下時會發光。

那時候大家住在一起,我因為沒自信,常躲在棉被裡面撕膠皮,又因為太暗了所以黏不好,得反反覆覆地撕下又重貼。

洗澡時,我只敢把蓮蓬頭的水量開成「一條線」,蹲著身體慢慢洗頭、沖水。很怕外界的眼光,也怕打不好、被人說話,做什麼都不對勁。

我因為輸球而哭已經不是新鮮事。在生活中愛哭好像沒關係,顯露出委屈也沒關係,但作為一個選手站在球場,太軟弱的話好像不行吧?我每天都會掉淚,遇到灰心事就哭,不僅是發洩也成了習慣,久了之後好像真的沒有其他解法,只會哭。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