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福原愛,彭薇霓三采文化 2020-02-17 圖片來源:篠山紀信攝影
因為愛打扮而曾經被貼上「不像運動員」標籤的福原愛,比起多做解釋,她選擇用實力說話...

我想光明磊落地被看見。

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人喜歡你,也一定有人討厭你,這點我很清楚。當運動員也是一樣,敵人不僅僅是賽場上的對手,有時候還得面對在比賽現場不支持你、在網路上不挺你,以及用各種方式攻擊你的人。

以前的我,總被貼上「不像運動選手」的標籤,因為我很愛打扮。

我的打扮,不是大家刻板印象中的花枝招展。比賽時我不會化妝,但是會配戴飾品(當然是在不影響揮拍擊球的前提下);我還喜歡把頭髮綁得緊緊的,一根頭髮都不允許跑出來(所以我會用很多髮夾),這樣才能讓我的思緒完全地專注在那顆球上。

除了有設計感的髮夾、合適的耳環和項鍊,更不會忘記要讓指甲也漂漂亮亮。

贏球的時候還好,輸球時就另當別論了。很多人會批評—「居然還去美甲?有專心練球嗎?」

「那麼重視打扮,有認真比賽嗎?」

類似這樣的聲音接踵而來,大家聽了或許也不意外吧。現在大部分的球員就算染髮也不是大事,但以前我18 歲打耳洞就成了大新聞。

在我這一期出道的球員中,我算是「比較不像球員」的。除了用心打扮,還會請贊助商設計粉紅色的球拍套、包包、鞋子,跟當時身兼經紀人的哥哥說,希望廠商設計褲裙,因為看起來比較可愛。我在乎這些事,並不牴觸我愛桌球的心。

有一陣子因為太常被罵了,心裡也想說是不是該放棄這些堅持。但是,不做這些真正喜歡的事情後,我反而沒自信了。我很少跟人解釋自己愛打扮的原因,其實是我天生比較沒有信心,那些讓我變好看的飾品配件,可以讓我感到有力量,在球桌上更有衝勁。

很多球迷會送我小小髮夾,戴在頭上,能傳達出「我收到這些支持與加油了」的訊息。其實,運動選手在比賽時內心是很孤獨的,有了這些小配件,能讓我安心許多。

我喜歡純色珍珠、裸色鑽石,它們給人純淨無瑕的感覺,戴在身上,代表比賽時心無雜念。特別是鑽石的材質堅硬,剛硬而不軟弱,我期許自己可以跟鑽石一樣勇敢。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