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Ella酷青酷業 2020-03-09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在英國工作期間,我體會到的一個文化差異是:面對老闆的態度。亞洲長大的我習慣了在高位者前閉嘴聽話,但這在英國職場被看作沒想法、不動腦。

去年開始做義工,每週一次通過電話陪伴孤獨老人。第一通電話我有些緊張,電話線一旦沈默,我心裡就慌慌的。

第二次致電,我打退了所有消極念頭,把對方當朋友,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結束時她說很開心我沒忘記約定,問我是否特意把通話時間筆記在日曆上。

現實來看,或許這段關係裡她處被動,是否來電在我,可其實我常擔心自己是否幫助、陪伴到她,不確定自己的電話是否受歡迎,所以她的道謝對我是很大的鼓勵。

想一想,任何關係都不存在絕對的優勢和劣勢,兩方都仰賴對方的回應獲得信心。

無論工作、生活,人類活在一個階級密密麻麻的世界,長大的過程中我們的身體內化了這些上下關係,接觸生人時,不需思考,頭腦就自動地辨識自己的「位置」,若處「低位」,心裡就產生無形的壓力,選擇安全的沈默、同意等乖順樣子。

但對方真的因此高興了嗎?

在英國工作期間,我體會到的一個文化差異是:面對老闆的態度。亞洲長大的我習慣了在高位者前閉嘴聽話,但這在英國職場被看作沒想法、不動腦。

其實,除了和資歷成正比的專業技能以外,其餘事務誰都能形成自己的看法,貢獻一點是一點,不必一語不發。職級之差只表示最終決定權,而非說話權。

妄自菲薄使得腦筋生鏽,由膽怯變成依賴,本來「蓄意沈默」變成「不得不沈默」。

跳脫文化和職場不說,即便在一般的場合中,我想,除了極度自我中心、自說自話的人之外,大部份人更希望能你來我往地交流。對於平時只聽得到好話的人而言,不同的聲音甚至是一種難得、意外的獲得。

前提是,要留有餘地。很多人對於權高位重之人習慣忍讓,久了,心裡難免累積不滿,一旦有個發聲的決口,負面情緒就噴湧而出,宣洩和報復蓋過了溝通,一下扼殺掉對方聆聽的意願。

而當提出異議時,即便留有餘地,他們也未必能當場接受,甚至可能反對或批判,但不代表他們不會事後思量。關鍵是你表達了自己的話,沒有自主加劇外界限制,畫地為牢。

<本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