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美麗佳人|昭編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2020-03-13 圖片來源:美麗佳人提供
從花椰菜村長、國民男友到流量王般的票房保證,十年過去了,劉以豪成為這個世代最亮眼的演員。從《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我們不能是朋友》到《極道千金》,他證明了自己不只是偶像。

梳起詹姆斯狄恩的復古油頭,畫上一抹腮紅,今天的以豪很不一樣,褪去單一暖男風貌,童趣、怪奇,還有這麼點威力旺卡的異想天開,他在鎂光燈前面就是焦點,遊刃有餘的鏡頭感,每一個 Take 都足夠讓你怦然心動。

即便可愛討喜的造型如此襯他,今天的以豪看上去有些憂鬱;小狗眼神和「你笑世界就跟著你笑」的燦爛笑容依舊,但從細微的神情中,看得出來最近極為關注防疫新聞的他,心情頗受影響。他說,工作取消很多,很多事情想做,但好像全都處於進退兩難的階段,更笑說這次的封面拍攝是他三十天以來的第一個工作。

陽光暖男的枷鎖

即便一眾報導總愛寫他「陽光暖男」、「暖萌國民男友」,但實際接觸以豪,低調可能是最適合他的形容詞,他講話時很慢很輕,帶了一股非刻意為之的慵懶自在,加上那最佳的偽裝色彩──笑容和酒窩,怎樣的大事落在他身上,看起來就雲淡風輕了一點。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導演林孝謙也曾經說過:「讓劉以豪演男主角,是因為他可以笑著來演悲傷的戲,我需要這種溫暖笑容來中和觀眾的悲傷情緒。」

去年底在 Netflix 上線的《極道千金》,劉以豪在裡面扮演的徐逸航,彷彿就是用以豪的人設為原型打造:大明星但私下很宅,模特兒起家後來成為演員,在韓國人氣很高…,但他笑說這個角色其實跟自己沒有這麼像。

「那時候剛拍完《我們不能是朋友》壓力很大,因為馮凱是個要求完美的導演,他不是只要求OK,而是要嚇到大家的演技。後來看到《極道千金》的劇本就覺得很有意思,為了真實地讓徐逸航呈現出對工作的厭倦,我刻意沒有休息,甚至讓自己連續接戲,因為導演在這部戲裡想要的狀態,就是一個很累的劉以豪,但也是有像的部分,比如說我有時候跟徐逸航一樣,不太愛講話。」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