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曾彥菁Amazing遠流出版 2020-03-20 圖片來源:unsplash
讓喜歡成為你選擇的理由,不用害臊,不必抱歉,這個生命是你的,只有你有權掌控。

我發現自己是在實踐一種「最低限度的美好生活」,用少少小小的收入,也能創造大大滿滿的幸福。當個人的需求減少,所需的金錢就不用這麼多,也能從一定要全職工作與穩定收入的禁錮中掙脫,換取到更多時間與自由,以最低限度但足夠的工時與收入,過上一整年好日子。

減去人際負擔輕鬆生活

最低限度不只表現在物質層面,在人際交際上,我也減少了過多的關係負擔,日常裡只與最親近的親友頻繁相處。

過去擔任志工領隊時,每一年都會認識上百位新朋友,剛開始那幾年,我很追求臉書朋友數量急速上升的快感,彷彿代表著我極有人緣,社會也鼓吹人們多結交朋友,擁有人脈總是件好事。

但我漸漸感到在人際應對上越發疲乏,特別是在工作上認識的實習生、志工們,我在他們面前需要展現出專業的態度,實際上我不可能永遠這麼正面堅強,偶爾也想抱怨工作上的辛苦,講些沒營養的垃圾話。即便在離職後,我不再有領隊的身分,想跟他們如朋友般見面,我卻發現有「角色轉型」的困難,可能心底還有些自以為的偶像包袱吧,怕崩壞得太快讓他們覺得從前的我很虛假,又不知道幾分真實能讓他們接受。後來不再強迫自己要跟大家熱絡聯繫,久久一兩年一會,才找到更自在的方式。

我有種「友善強迫症」,希望大家認為我是友善的,相處起來是舒服的,期待每個人都喜歡我。

過去常常三不五時就想約人出來,或去結交新朋友,但當人際上限逐漸達到飽和,我開始練習放下「朋友越多越好」的信念,不再盲目地擴張人際圈領地,只和最有默契的兩三位朋友頻繁往來,其他友人就保持在臉書上的關注互動,偶爾再相約更新近況,這樣的人際模式讓我輕鬆多了。

離職後一年多,有次跟從前的同事約吃飯,聊到一半她問我:「你會常常跟朋友見面嗎?跟以前的志工都還有在聯繫嗎?」我把真實的狀況告訴她,說平時最常待在家裡,交際約會已減到了最低。

她露出羨慕不已的眼神:「天啊,好好喔!我每天都要面對好多人!」我相當理解她的負擔感。

社會學家高夫曼在他的著作《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裡提到,社會生活其實就像一個劇場,我們無時無刻都在「演出」自己,以塑造、控制或主導別人對自己的印象。這樣的行為並不是虛偽或造假,而是為了更快達成溝通與目的,產生的一種表演,特別在工作的場域,你我都懂那演出分量之沉重。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求職/轉職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