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大人學|姚詩豪 BRYAN YAO客座觀點 2020-03-20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派對遲到效應」不只發生在派對。轉學生剛加入新班級的時候,內心也會萌生類似的不安。新人進到一間新公司,有時候同樣的人際壓力也是排山倒海!

想像一下,你正準備參加一個社交聚會,可能是場派對,研討會,或開幕酒會。你稍微遲到幾分鐘,一進門卻發現賓客早已滿座,大家談笑風生,酒酣耳熱。這時候你內心立刻湧上一股焦慮:

「大家都都聊得好開心,看來都是熟識啊!」
「放眼望去,怎麼都沒看到我認識的人?」
「糟糕,等下我要如何融入大家呢?」

殊不知,這些看起來相互熟識的賓客,其實在幾分鐘前也才第一次見面,只不過比你早一點開始交流罷了。但就是這延遲的幾分鐘,會帶給你一種「只有自己是外人」的焦慮與疏離。我不確定是否有心理學家描述過這類「以為大家都熟,只有我是外人」的錯誤認知,我姑且稱之為「派對遲到效應」

這個效應不只發生在派對。轉學生剛加入新班級的時候,內心也會萌生類似的不安。新人進到一間新公司,有時候同樣的人際壓力也是排山倒海!

有沒有方法能一方面克服這樣的焦慮,同時幫助我們快一些融入群體呢?

當你內心覺得自己是外人,別人就真會把你當外人

這點,我自己還滿有感觸的。

記得我在紐約上班的第一天,覺得同事全都是老朋友,尤其到了週四下午的Happy Hour,同事會把塞滿啤酒的冰箱打開,一人發一瓶,邊喝邊聊,大家也會邀請我這個新人。

但當時我只是身體加入,但內心卻感到格格不入。

我心想,我不僅是外人,還是外國人!同事們講的那些笑話,笑哏都很美國,我大約只聽得懂五六成。除了傻笑,點頭,yeah-yeah-yeah地呼應,我還能做點什麼來融入呢?

後來,我發現很多老美看到我的亞洲面孔,就會預設我是工程師:技術厲害,數理觀念好。我對這標籤很不以為然(其實我數理普普),畢竟我是因為專案管理能力才被挖角進來當管理顧問,而非工程師!

一開始,我腦子都在想,要如何扭轉他們對我的既定印象,但後來心念一轉,不如將計就計:你們認為我是技術人員?那我就在公司裡大大展現一下我的「技術能力」!

將計就計,自己給自己貼標籤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