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張道宜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20-03-30 圖片來源:廖祐瑲
時間回到2月20日清晨6點20分左右,國家衛生研究院(國衛院)在南港國家生技園區C棟8樓,生技與藥物研究所藥物化學加值創新研發中心(VMIC)的實驗室裡,博士後研究員李欣怡(上圖中左一站立者)與其他三位小組成員看著高效液相層析儀(HPLC)螢幕上的線圖一路往上突破97%。這一刻,代表國衛院已經具備自行合成瑞德西韋的能力。

這是一場寧靜的勝利。

沒有大聲歡呼,沒有慶功宴,欣喜若狂的李欣怡與3位小組成員走到實驗室裡大片落地窗,用手機對著窗面反射投影拍張紀念照。從2月8日開始合成到那一刻,剛好是11天。

接到任務那天是2月2日。國衛院生技與藥物研究所所長陳炯東看到瑞德西韋1月底在美國首例新冠肺炎病毒患者身上,展現不錯的效果,隨即要求李欣怡等人開始研究,2月5日開始訂購原料,8日正式開始合成。

從此,33歲的李欣怡回家時間經常從晚上7點左右,延後到凌晨2、3點,隔天上午8點半一樣要進實驗室。為了讓同事趁空檔休息,帶領團隊的國衛院助研究員王文傑索性買張能自動充氣的氣墊床擺在會議室,「回不了家的人,就乾脆睡辦公室。」

她回憶,一直到20日毫克級合成達標那天,才有休息的感覺。但沒想到事情還沒結束,21日早上回到辦公室,李欣怡獲知院方決定乘勝追擊往公克級邁進,一行人又埋進實驗室,持續5天,一直到2月24日才完成階段性任務:「很巧,兩次結果都是在凌晨出來,一次是6點多,一次是快3點。」

瑞德西韋合成背後佈局:練兵

這場勝仗不只是階段性的勝利,背後還有個更長遠的佈局。

其實同一時間,陳炯東也在竹南院區組成一支團隊,分進合擊,同樣瞄準瑞德西韋。兩隻團隊全由7、8年級生的「土博士」組成。76年次的李欣怡在小組已經是「學姊」的角色,輔佐同樣出身輔仁大學化學所的學長王文傑一齊衝刺。

陳炯東坦言,瑞德西韋一役除了要合成藥物,同時也為了「練兵」,證明台灣訓練的年輕人才,當國家有需要時,能貢獻即戰力。

巧合的是,就在包括國衛院在內等多個台灣研究機構相繼在瑞德西韋合成上有所進展時,台灣也在二月底確定列入瑞德西韋臨床試驗名單。「這很少見,在亞洲只有新加坡與南韓,」陳炯東笑說,「我不敢講跟我們的開發有關,但這確實是理想的發展方向。」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中高階經理人最多人關注

more

創新創業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